谷开来受审 聚焦中国死刑

出自:2012年08月02日 中国时报

英文原文:  http://usali.org/?p=7195

作者:孔杰荣(柯恩)

一九九八年,谷开来出版了一本有关美国法律制度的书,当时她已是冉冉升起的政坛新星薄熙来的妻子,同时也是一名成功的律师。她赞扬了中国对谋杀嫌疑犯的死刑追诉快速且具有确定性,相较之下,死刑案件在美国法院受到的是冗长且详尽的审查。无疑,谷从来未曾想到她可能成为代表中国刑事司法制度缺陷的世界性标志人物。然而,她因谋杀英国人海伍德(Neil Heywood)将在合肥受到的审判,必然会将全世界的注意力都聚焦于中国刑事诉讼的不公平,即使她大多数的同胞由于政府的信息封锁并不知道这些令人不快的现实。

为什么千里之外的安徽省省会合肥成为了审理地点?犯罪行为发生在重庆。可以理解的是为什么在重庆进行审理会招致对审判公正性的种种疑虑,因为处理案件的检察官和法官可能在她丈夫不久前作为市委书记实施恐怖统治时期得到任命、提拔或是遭到了负面的影响。但是为什么是合肥而不是其它数十个法制更为成熟的管辖区?一些观察人士认为安徽法院比起其它大多数中国法院更不倾向于保护刑事案件被告及其律师的权利。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在安徽有深厚根基的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王胜俊先生试图在此案中将自己的影响力发挥到极致?尽管缺乏法律教育背景和审判经验,王曾主管控制当地警察、检察官、律师和法官的安徽省委政法委员会多年。

为什么仅对谷开来提出谋杀指控,而不根据据称导致她和被害人心生龃龉的秘密且可能违法的跨国金融交易提出指控?她丈夫的命运还有待至今已将其隔离监禁逾四个月的共产党纪律检查委员会作出决定,后一指控是否会牵涉她仍然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丈夫?除上述罪名外,是否会对这对夫妇另外追诉其贪污罪嫌,对二人进行合并审理?

谷开来和她目前作为同案被告的前勤务人员会得到什么样的审判?庭审是否会对公众和国内外媒体公开?到目前为止,起诉书尚未得到公布,该案的庭审是否已经被正式定性为涉密,我们尚不得知。如果当局认为存在信息披露风险,例如,被告是如何如媒体所报导的获取氰化物杀害了被害人,或者有关薄、谷、海伍德及其它人之间私人和业务关系的骇人听闻的细节,那就很有可能进行不公开审理。公开审理还存在著被告暴露情绪失控的风险。即使法院宣布进行「公开」审理,中国庭审常常会对旁听进行限制。

被告人是否会有独立能干的辩护律师?他们已经被剥夺了自己选择律师的权利。数周前,他们的家人为其聘请了经验丰富的北京律师,但是律师和家人均未获准接触被告。相反,据悉合肥当局为他们指定了显然受政府控制、为政府信赖且唯政府之令是从的当地律师。这是针对「敏感」中国案件的惯用伎俩,目前以故意杀人罪对陈光诚的侄子提起的公诉也使用了同样的手法。

可以肯定的是,即使辩护律师勇敢且干练,其所能发挥的作用还是会受到严重限制。控方证人很少在中国的刑事法庭中出庭作证。取而代之的是,检察官仅仅只是当庭宣读证人审前作出的证言,由法庭记入庭审笔录。这样可以防止辩护律师行使交互诘问证人的权利。另外,如果控方证人不出席,法官通常会拒绝允许辩方证人出席,有时候还荒唐地声称,只听取一方证人现场证词是不公平的!

而且,对于律师而言,开庭前极短的时间内才受指派准备辩护,这具有相当的挑战性。政府的侦查人员和检察官已经为提起指控准备数月,而这一复杂的死刑案件的辩护律师看来却是最近才接受指派。即便允许律师在开庭前接触控方证人和证据,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大,但如果如大家所期待的该案马上进入了庭审,被告辩护律师也根本不可能在一个公平竞争的场合与公诉方抗衡,尤其是当他们与当事人的会面时间有限且受到了严密监控。

我们无从得知被告律师是否会被允许进行无罪辩护,或者受到限制只能对可能导致刑罚量减少的从轻处罚情节作出辩护。外界普遍谣传谷开来长期以来深受忧郁症所苦,这暗示著她的律师或许会以精神病为由,要求法院判定被告仅具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尽管中国法院很少以精神障碍抗辩成立为由判定涉嫌谋杀的被告无罪,但有时不会对精神病人处以死刑,而是判处无期徒刑或是十五年有期徒刑。

谷女士更有可能会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这是一项独特的具有中国共产党特色的惩罚,如果被告在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间没有实施故意犯罪,则死刑将转化为无期徒刑。尽管有关她被提起公诉的官方消息并没有提及精神病,该新闻却暗示存在著另一个可能的从轻处罚情节。新闻报导称,其子的人身安全受被害人威胁,谷实施谋杀是为了保护她的儿子。她也可能通过变成控方证人指证她的丈夫和其它人来「立功」。

不论她被判什么刑罚,辩方若从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至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也不太可能改变判决结果。事实上,高级法院很有可能秘密地指挥下级法院进行审理。无论如何,考虑到中国最高领导人将基于政治考量决定其刑罚,判决结果将不可变,即使是最高人民法院对此也无能为力。

有人会猜测谷开来是否仍然对美国死刑案件被告所享有的法律保护怀有其早年所持的疑虑。也许她现在会更加重视毛泽东的告诫--毛在杀人问题上绝非外行--「杀头不能像割韭菜那样,韭菜割了还可以长起来,人头落地就长不拢了。」

(作者孔杰荣Jerome A. Cohen,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纽约大学亚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外交关系协会亚洲研究兼任资深研究员。英文原文请参 www.usasialaw.org。亚美法研究所研究员刘超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