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 令美国进退维谷

出处:2011年12月29日 中国时报

朝鲜新领导人金正恩(美联社)

作者:【本报讯】

十二月十九日公布了金正日逝世的消息,在美国国内引发了新一轮对美国及其韩国、日本盟友究竟该如何应对朝鲜局势的良性争论。就新领导人金正恩带领下的朝鲜将何去何从,各种预测众说纷纭,政策建议也五花八门。

素有声望的学者、前美国白宫亚洲事务主任车维德(Victor Cha)写到:「我们所认识的朝鲜已经结束了。这个政权将无法团结一致,或许几周内,或许数月后,它终将分崩离析……。」车维德以及同样持此观点的人士或许是对的,且如他所言,对这种恐怖的可能性,我们必须更好地未雨绸缪。然而,这不是我们第一次听到这种戏剧化的警告了。例如,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约翰.多伊奇(John Deutsch),在一九九六年甫卸下联邦调查局局长一职,便以同样肯定的口吻宣布,「隐士之国」朝鲜三年内必自取灭亡。

不少专家相信,虽然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正面临巨大问题,继承父业的「伟大接班人」也还未经考验,但在可预见的将来,目前的政治体制仍会继续存在。这种观点是可以理解的。如何应对上述两种可能性,成为华府最近「重返东亚」之外交政策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一些分析人士称,由于美国对朝鲜的了解及对其发展施加影响的能力十分有限,因此眼下最好的方针,是先按兵不动,观望中国在稳定朝鲜局势及促进朝鲜采取合作外交政策方面所能取得的进展。其它人士则倾向于认为这可能是一个新契机,华府应把握机会,恢复与朝鲜的一系列商贸和学术交流。柯林顿执政的最后几年,美国同平壤当局开展的交流初显成效。可惜的是,布什政府拒绝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而欧巴马政府在执政的前三年里,除偶有例外,在此方面也颇令人失望。

毋庸置疑的是,平壤当局的参与,对就朝鲜发展核武问题展开的六方会谈至关重要。但是,美国不应让六方会谈的挫折阻碍其在许多其它领域取得进展。美国须加强和朝鲜的接触以及对朝鲜的了解。美国政府还应解除对朝鲜剩下的经济制裁,鼓励这个军队主导的政权侧重经济发展。这些拓宽两国交往的措施,不仅可以促进似乎注定举步维艰的六方会谈取得进展,还可望为迟迟未见的双边外交关系正常化做好准备。

当然,欧巴马政府应当继续迎难而上,争取说服北京当局加入华盛顿和首尔的行列,为应对朝鲜政权崩溃这一危险的可能性预先打算。但是,这不应妨碍其与平壤当局建立持续的商贸、学术、文化和体育交流。朝鲜政权在可预见的未来将可能存续,美国应该积极地推动而不是阻挠其参与国际事务。

根据我的个人经验,我相信此举很有可能会受到朝鲜方面的欢迎。在一九七二年,除三名美国记者外,我和我的家人是最早获美国政府允许访问朝鲜的美国人。我们怀著开启商贸和学术交流的希望前往朝鲜。中国当时正对美国采取开放政策,平壤当局显然非常震惊,便也想要探索塑造类似关系的前景。但是,经过两个星期开诚布公的讨论,事实证明,朝鲜官员仍太过死板,远远比不上周恩来。

当我在二十五年之后重回朝鲜,局势已经迥然不同。接待我的东道主尽管不愿承认蒸蒸日上的中国模式所带来的冲击力,但似乎十分热切地想知道如何能将这种模式与朝鲜国情相结合,就像越南十年前所做的一样。于是,一九九八年至二○○○年在亚洲基金会的协助下,纽约大学法学院在中国为朝鲜官员举办了一系列关于国际商法的培训研讨会。这也促成了一九九八年初,一个朝鲜对外贸易专家团应外交关系协会的邀请,访问华盛顿和纽约,寻求贸易和投资机会。继而,涉及数种产业的初步合约谈判在平壤举行。朝鲜官员们甚至运用他们刚刚学习到的国际法,说服了新加坡高等法庭释放了一家平壤公司的船舶──原本是另一家朝鲜公司陷入纠纷遭到起诉,下级法院却错误扣押了该平壤公司的船舶。

这些初步的举措原本前景看好,但随著布什上台便戛然而止。然而,金正日逝世前几个月,一些迹象显示,欧巴马政府可能将谨慎地鼓励重振非官方的交流。这一次,机不可失。

(孔杰荣 Jerome A. Cohen,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纽约大学亚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外交关系协会亚洲研究兼任资深研究员。英文原文请参www.usasialaw.org。刘超、亚美法研究所研究员韩羽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