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检察官 何时公正站岗?

出处:2011年11月23日 中国时报

作者:孔杰荣(柯恩) 韩羽

在中国,犯罪嫌疑人被羁押后,便无法及时、有效地抗议刑事侦查人员的不法行为。不仅嫌犯本人受到虐待时求助无门,消息也很难传到其饱尝痛苦的家人耳中。通常,嫌犯会在高墙之后度过整个侦查阶段,有时,即使羁押期限已到,侦查机关也拒绝放人。嫌犯在讯问过程中遭受刑求的现象屡禁不止。侦查人员,包括警察和特定类型案件中的检察官,常常无视法律规定,羁押嫌犯后既不通知家属、告知关押地点和原因,也不允许律师会见。即便是能干的律师,在对滥用公权没有“独立审查”机制的大环境下,也爱莫能助。

在包括香港在内的英美法系,羁押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性由法院认定。在欧洲大陆的民主国家,检察官和法官对警察的羁押活动进行审查。今天的台湾,一切羁押决定都必须经过法官批准。然而,中国靠的还是从前苏联搬来的那套检察监督的体制。

侦查阶段标志着刑事程序的正式开始,但根据中国现行《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法院在如此关键的一个阶段却毫无发言权。根据前苏联沿承下来的传统,中国的检察官负责司法活动中的法律监督,因此应当发现和纠正侦查活动中的不法行为,在检察院刑侦部门直接侦查的案件中也不例外,但实践中他们却很少履行这一职责。《刑诉法》规定,刑案中的正式逮捕决定必须由检察院作出。但是,侦查人员滥用相关条款,每每等足三十天才去向检察院申请批捕,有时候连这么宽松的期限也不遵守。此外,他们还利用法律另外一个空子,在申请批捕前,以“监视居住”的名义,将一些嫌犯关在警察控制的场所长达六个月,期间不得与外界接触。因此,嫌犯被收押后,通常要过很久,案子才会到检察官手里接受审查。

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去年年底共同颁布了两份法律文件,如能得以贯彻,将方便遭受虐待的在押嫌犯向检察院反映情况,促进侦查活动中的检察监督。这两份文件不是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因此在效力上差了一等。不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目前正闭门审议《刑诉法》修正草案,对最终要在多大程度上吸收这两份文件的内容有争论。《刑诉法》的修订经历千呼万唤,终将于明年三月由全国人大表决是否通过。常委会八月三十日公布草案公开征求意见,共收到公众反馈近八万条,据报导,绝大多数集中在辩护律师与警察和法院在诉讼活动中的交集上。相比之下,检察院限制不当侦查行为的权力有所扩大这点,似乎很少有人注意。

了解中国法律体制的人,往往对检察官嗤之以鼻。中国的检察官接受的法律培训和法官一样,在实践中也同样没有实权、胆小怕事;同时,他们和警察的关系过于“亲密无间”,对中共发布的各种指令言听计从。根据苏联法律理论的构想,检察官应当为“法律的公正站岗”。前苏联的检察官们辜负了这个称号,今日中国的检察官离这一期待也相去甚远。一些批评人士将中国的司法制度讽为饭店,警察是做饭的,法院是吃饭的,而检察院只负责端饭。

不过,如果目前这一稿《刑诉法》修正案草案获得通过的话,检察官将有更多机会──其实是义务,将制约侦查权的规定落到实处。例如,如果侦查人员被控告超期羁押、非法搜查、扣押或妨碍辩护律师依法履行职责,而他们本身又拒绝处理的话,控告人可以向检察院申诉。检察院经调查确认情况属实的,应当“依法予以纠正”。

同样,如果有人提出侦查人员使用包括刑诉逼供在内的非法方法收集证据,检察院应对此调查核实;如果情况属实,“应当提出纠正意见”或建议更换办案人,对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同时,检察院还应对侦查人员实施住所外的“监视居住”进行监督,确保他们遵守修改后的《刑诉法》对这一恶名昭彰的强制措施的种种复杂规定。

《刑诉法》修正案草案中另一新增条款,加强了对检察院审查批准逮捕的程序要求。当检察官对案件是否符合逮捕条件存疑,或疑犯要求当面陈述,再或侦查活动可能有重大违法行为,检察院就不能仅依靠阅卷决定是否批捕,还必须讯问犯罪嫌疑人;检察院在审查时还可以询问证人;辩护律师提出要求的,应当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除此以外,在疑犯被逮捕后,检察院仍应对“(继续)羁押”的必要性进行审查,对无须继续羁押的,“应当建议予以释放”或直接下令有条件释放。对于检察院直接侦查的案件,在批捕前,如果犯罪嫌疑人申请停止强制措施,检察院须及时进行审查,不同意的,应当说明理由。

可惜的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去年联合发布的另一份文件,没能在修正案草案中得以体现。在中国,看守所属公安部管辖,该文件要求检察院在看守所设立派驻检察室,便于检察官对看守所的执法和监管活动进行监督,保障在押人员会见律师的权利,对在押人员受到的伤害展开调查。这份文件的内容虽然没有被纳入立法,但想必仍对警察和检察官有效。

立法也好,规定也罢,效力高低虽有别,但都包含了刑事司法的新规则;尽管有时制定得粗略,但真正的问题在于,检察院能否把握赋予它的权力,积极有效地解读这些规则,并将它们付诸行动。中国政府“有法不依”已成痼疾,不单对刑事司法造成困扰,在其他诸多领域也是问题,一些社会精英似乎越来越急切地想要改变这个状况。或许,检察院能顺势而为,加强其法律监督职能。不然,为“法律的公正站岗”,只会继续沦为一句空话。

(作者孔杰荣 Jerome A. Cohen,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纽约大学法学院亚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外交关系协会亚洲研究兼任资深研究员。作者韩羽,亚美法研究所研究员。英文原文请参www.usasialaw.org。韩羽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