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摆脱赖昌星

出处:2011年8月4日 中国时报

作者:孔杰荣(柯恩)

有朝一日,赖昌星的“事迹”会被拍成电影。有关他的书早在中英文世界出版发行。七月二十二日,赖昌星被加国政府递解出境,遣返回中国,十一年的“法律战”至此落下帷幕。涉嫌一手导演恶名昭彰的远华走私丶行贿案的赖昌星面临的指控,可能将为中国建国以来最大规模之一的刑事侦查画上句号。赖的助手丶家人丶中国官员已有数百人因此案入狱,其中十四人被判处死刑,八人已被处决。

虽然中国政府早有正式外交声明,承诺不会判处赖昌星死刑,但中国法院是否会照办?赖申请政治庇护时,我作为加国政府专家证人,零一年在听证会上作证说明,中国会为了维护国际信誉而恪守此承诺。我还强调,“中国法院一向听从本国最高级别党政机构下达的指令,不曾破例”。

中国对于不实施酷刑的外交承诺能否同样言而有信?对此我可不那么肯定。此案世界闻名,且已有堆积如山的证据定了赖昌星同伙的罪,我表示,虽然中国有那么多嫌犯都遭受过酷刑,但这发生在赖身上的可能性很小。不过,我说我不能当中国政府的保险公司。我尤其不愿给一个无期徒刑囚犯“不确定的未来”当保证人。

对赖被定罪后命运的种种担忧,在次年被证实不是杞人忧天。赖的兄长和公司会计做为远华案共犯入狱后双双暴毙,死因不明。当局从未验尸。加拿大公民身分及移民部选中的行政官员,刚刚完成赖遣返后可能面临风险的最后一轮评估报告,其中也提到这两桩神秘死亡。然而,她的结论却是,赖在狱中非正常死亡的风险不大,因为此类事件“在中国监狱里只发生在少数囚犯身上”。这种说法令熟悉中国刑事司法的人大跌眼镜。尽管出现这些非正常死亡事例,且有证据显示证人被强迫作证,该官员仍宣称“未发现远华案其他被告曾遭酷刑”──这实在令人费解,想必她是因为那两名死去的同案犯无法生还作证罢!至於赖回国后有可能会因泄露一些秘密惹恼共产党领导,该官员也置之不顾,她最后总结道,“权衡一切可能”,赖“在被关押期间不太可能被安排死亡”。

该官员撰写的长达一百多页的遣返前风险评估报告中充斥矛盾之词,反映出执笔者的举棋不定:是摆脱这位声名狼藉的不速之客丶去掉中加关系中这块绊脚石,还是坚持不辜负加国尊重人权的美誉?她最终选择相信中国的承诺:包括中国迫于加国压力刚刚做出的一系列不寻常“保证”,以及一开始就给出的不判处死刑丶不实施酷刑的声明;尽管如此,她也承认,“这些承诺不包括一个全方位的监督机制,以确保在押囚犯不会受到虐待”。她的乐观甚至延伸到我在零五年时向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做的一份报告。我当时严厉批评中国刑事司法程序,但在她看来,对于中国彼时取得的改革进步,我“报告中的基调相当乐观”。至于批评,她强调,“那说的是六年前的事了”,暗示情况已有改善。但事实令人悲哀,尽管一些立法改革仍在进行,执法者在实践中却目空一切刑事法规,用日益严酷的手段压制人民。

审查风险评估报告的独任联邦法官麦克·肖尔先生,对中国政府这些额外“保证”更是不掩赞赏之情。但是,他认为“严格丶清楚丶斩钉截铁”的保证,在大多数观察人士看来怕是“宽松丶含糊和模棱两可”。中国承诺,对探监请求会“尽快”批准,但这“尽快”二字能否让赖昌星免于他兄长丶会计同样的命运?中国还说,“必要”时会准许加拿大官员与赖进行视讯对话,但何为“必要”谁说了算?和对待其他囚犯不同,中国政府将保障赖和律师不受监视进行谈话的权利;这固然是好事,但这样的谈话何时进行,频率多高,每次多长时间?此外,律师能否自由地为赖辩护丶搜集证据丶在开庭前了解检方起诉依据丶有充足的时间准备一审及上诉,以及在赖被定罪后继续会见他?这些都是未知数。加拿大官员将有权旁听有关走私指控的公开庭审,这在多大程度上能保护赖?如果赖同时被起诉行贿,有关行贿的庭审是否也对加拿大官员开放?如果中国决定不公开审理怎么办?中国许诺,“如加拿大提出合理请求”,会允许“由中国内地有合法资质的独立社会医疗机构”对赖进行体检,但这意义有多大?另外,中国政府对万一赖在狱中死亡丶是否会由独立部门进行验尸为何一词不置?

最具潜在价值的“保证”,是中国许诺对赖的所有庭审和审前讯问录音录像,并将所有审判和讯问人员的身分记录在案。但是,这些意在确保赖不受虐待的相关记录仅供“查阅”,且何时能“查阅”并未做说明,对可否就不完整或误导的资料展开调查也无安排。

此前接触赖案的加拿大法官发现,此案涉及重大法律疑点,应进一步考量。但肖尔大法官认为,有了中国政府的“保证”,这些都不再是问题。赖的律师称职能干,向法庭指出了若干关键议题,但法官对其中几个完全未表态,对其余那些也仅一带而过,且其中逻辑只能用茫然费解来形容。在他看来,遣返回国不会对赖构成“不可挽回的伤害”。毕竟,其前妻和孩子已自愿回国,而他本人也曾和前往加拿大的中国官员就回国条件进行过协商,虽然未达成协议,但这一行为本身被认定证明并不存在“所谓的风险”。因此,法官在大力表扬加拿大尊重人权后,心安理得地宣布,“申请人(赖昌星)的命就交到中国政府手中了”。肖尔法官应该庆幸,该裁定依法不得上诉,全案就此定谳。至於赖昌星,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孔杰荣,Jerome A. Cohen,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纽约大学法学院亚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外交关系协会亚洲研究兼任资深研究员。原文请参www.usasialaw.org,亚美法研究所研究员韩羽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