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海外国民的保护── 从“钓鱼台/尖阁诸”争端说起

本文出处:2010年9月30日,中国时报

孔杰荣(柯恩)

当一个国家的政府,认为外国政府不法拘禁其国民时,它能做些什么呢? 本月,中日两国之间爆发的争端可谓剑拔弩张,焦点想当然都集中于领土纠纷,即两国对同一片无人居住之列岛──钓鱼台群岛,在日本又称尖阁诸岛──主张互不相容的主权。不过,中国所采取的,用以帮助被拘禁的中国渔船船长脱离日本刑事侦查的方式,无疑是一些国家正在研究的,因为这些国家与中国或其他国家之间,也存在类似问题。

例如,从这个事件中,美国政府能不能够学到,如何更有效地保护其在中国受到指控的国民?美国公民薛锋目前在中国受到的指控,已困扰美国官员很长时间,中国这次的成功,是否至少应当促使美国考虑使用其他一些可能的方式来帮助薛?薛先生是华裔美国人,在芝加哥大学获得地质学博士学位,后投身商界。他因帮助其美国雇主购买中国石油资源的商业数据库,已被拘禁将近三年。中国对薛的侦查和审判违反了中国《刑事诉讼法》、《中美领事条约》和其他国际标准的相关规定。今年七月,在长期延宕的程序后,薛被以“为境外刺探情报”和“非法提供国家秘密”定罪,并被判处八年有期徒刑。他的案件目前正在上诉阶段,但依旧是迷雾重重。

在来自薛的家人和大学同事、媒体、人权批评家以及其前任雇主的压力下,美国为薛所做的,比起一般国家为保护其国民免受外国刑事司法制度伤害的通常作法都还要多。薛的名字出现在每一个美国试图要求中国释放的在押犯名单上,也经常在外交互访的场合中被提起。领事条约允许领事官员每月探访薛,为了显示此案举足轻重,美国不是派一般领事官员探视,而是由驻华大使或其副手,亲自前往探视,并与薛在规定允许的范围内进行有限交流。奥巴马总统本人,也在去年十一月与中国主席胡锦涛的会谈中,特别讨论了这个案件。上周,美国助理国务卿波斯纳也在联合国,向来自中国的代表提出了这个案件。

除此之外,美国还应当做些什么呢?由于列岛事件涉及重大领土纠纷,因此中国不仅动用了经济、政治和外交等各方面的制裁,还拘押四名日本人,用意明显,同时也威胁会进一步采取反制措施,迫使日本遣返渔船船长,使得日本颜面扫地。诚然,这次的胜利也并非没有代价,除引发对中国“和平崛起”的怀疑之外,与中国有领土纠纷的众多邻邦也因此愈发忧心。

期待美国照搬中国的方式,是不现实且不适宜的。但是,要使中国领导人关注薛所遭受的不公待遇,以及该案对中美关系的不利影响,即便不采取恐吓的方式,美国也可以做得更多。国务卿希拉里,甚至是总统,早就应该借一次新闻发布会或演讲的机会,公开表达对此案的关切。国会的重要成员,以及美国商业界具有影响力的代表,都应当为此岸大声疾呼,尤其对于后者来说,早就该认识到事关其自身利益。

超常规的做法也会被证明有用吗?一九六七年,时值印尼对中国国民的迫害达至顶峰,而中国正经历文化大革命的浩劫,被摧残得奄奄一息。时任已故外交部长陈毅,温文儒雅,通过诗词和其他较为传统的方式,来表达对违反国际法行为的抗议。国务卿希拉里是不是也应当为薛赋诗一首呢?无疑,薛及其妻子、孩子所经受的苦难,在戏剧当中是不乏素材的。中国官方新闻机构新华社,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案件演化为一个家庭“折磨”的故事,更何况,和被日本拘押的中国船长不同,薛确实受到过来自审讯人员的,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刑讯折磨。

抑或许,希拉里应当说服其夫克林顿来帮助解救薛?毕竟,他在去年曾解救两名在北朝鲜被定罪关押的美国记者。当然,鉴于另外一位美国前总统卡特,上月成功地从北朝鲜解救了第三个所谓的美国罪犯,或许这次他可以在北京试试运气,尽管美国国务院不见得喜欢他擅自行动。但毕竟,三十二年前,是卡特完成了中美建交这一具有挑战性的任务。

今年夏天,发生在美俄之间的令人震惊的“间谍交换”,启发了一种不同的可能性。虽然中国并未声称,薛为受雇的石油资讯公司收集信息,是在为美国方面从事间谍活动,但是,在不就薛的定罪合法性作出让步的情况下,美国也许能够利用针对他的有关“国家秘密”的指控,来安排一次交换,交换对象则为因替中国从事间谍活动,而近期在美国法庭被定罪的华裔人士中的一个或数个。

中国领导人是时候认识到,这个案件不仅将薛置于不公正的苦难当中,还有损中美关系。要确保作出让步以换得薛的获释,美国无须要求中国,就给薛造成的伤害进行道歉或赔偿。毕竟,这不是一个主权争议,而是有关如何公正行使主权的问题。

(作者孔杰荣 Jerome A. Cohen,纽约大学法学院亚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纽约外交关系协会兼任资深研究员。作者担任薛锋家人的公益法律顾问。英文原文请参http://usali.org/?p=4262。亚美法研究所研究员韩羽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