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不撤守-馬總統,請推動司法為民的改革!

英文

【陳長文】

上個星期,馬總統的第二任期已滿一年。對於這位「法律人」出身、擔任過法務部長的總統,筆者有高度的期許,在過去五年中筆者曾以〈馬總統的司法考卷〉、〈肩承司改責任,對法律人總統的期待〉等文章,希望他在任期內司法改革有大幅的進展。我們慶幸改革的齒輪是往前推行中,例如定罪率提高、《妥速審判法》與《法官法》的制定、人民觀審制試行、公職律師考試制度等等,但是在積陳已久的司法結構性問題上,漸進治標式的「修改」實在不夠, 總統必須果敢地推動以使用者取向治本的司法「改革」才是 。

近十年來筆者有機會與年輕的司法官學員切磋 超國界法律議題,面對這群法律菁英,看著他們對投入的司法工作充滿憧憬,一方面為他們即將開展職涯感到高興,另一方面也滿懷憂心。在上課前,筆者總是建議 他們在出任法官或檢察官一定期間後後轉到法院外從事律師工作,以免坐井觀天,自以為是,不但對自己成長有礙,更不利於增長人民對司法的信心。同時,筆者更 建議他們執業律師一段時間後務必再重新回到司法官崗位上,為封閉的司法體系注入新生命。這些話,於私,是給學弟妹的職涯建言,於公,毋寧是為了司法改革的演化而設想。同樣的開場白十年如一日,筆者總希望可以不用一提再提,但司法改革成效顯然有限,筆者的希望總是落空。

民國七十六年解嚴以後,我國的憲政逐漸步入常軌,國家也從「法制」(rule by law)邁入「法治」(rule of law),在審檢分隸、司法預算獨立入憲後,行政給司法帶來的不當影響已經受到有效的節制。然而司法獨立不代表司法步入康莊大道,司法必須在判決(起訴) 品質和效率上建立它的公信力,這項要求,延宕至今,離人民的期望仍然有很遠的距離。

延續前司法院長施啟揚未盡的司改大業,下一任院長翁岳生在民國八十八年召開了司法改革會議,提出「司法為民」的理念,以營造合理審判環境與公平正義 的訴訟為目標,也擬定了法院組織的改造方向。然而會議過後至今已進入第十五年,經過二次政黨輪替,司法改革卻依舊牛步。部分原因應是出自司法體系內部的阻 力,另一部分則在於未能與立法部門配合,相關法規如司法院組織法、法院組織法、憲法訴訟法等皆未通過,導致改革遭遇瓶頸。另外,就司法人才養成方面,從前 端的法學教育,到司法人才的進用與培訓,絕非靠司法院之力便可完成,必須會同行政院相關部會及考試院聯手改制,才能為司法改革注入活水。

信手拈來最近可能進入再審的台糖案,引發了法官缺乏社會經驗而致事實認定偏差的批評,以及論證說理充分度不足之譏。另外,台中高分院面對同樣證據, 彼一時可認為罪證確鑿,做成終局判決處以被告重刑,此一時卻又認為尚有其他重要證據漏未斟酌而裁定允許再審(更不論正式進入再審),讓人民摸不清法院的裁 判標準。

要知道在現代法治意義下,人民已不再是受司法程序支配的客體,而是法律的「主體」,簡單地說,就是人民是司法系統的 「使用者」。必須司法充分獲得人民的信賴,法治才可能形成。一個帶有強烈官僚氣息、不能及時改良運作、充分回應使用者需求的司法體系,除了會嚴重挫折年輕 的法律人並虛耗其心力外,更重要的是,人民權益不當的犧牲必將重創人民對政府的信任。在什麼都講求人民(客戶)需求優先、倡行優良服務的今日,司法改革何 能因循敷衍!

馬總統不介入個案的作風值得推崇,但諸如此類司法結構性問題,勢須馬總統於「尊重司法」之外,以積極的態度去引導解決之道。基此,筆者呼籲馬總統, 把握三年的任期,完成徹底的結構性司法改革!司法改革必須從「法學教育改革」著手,司法考試、司法操守、法院組織改造、公職律師等問題,任一都不可偏廢。 若能召集跨院(司法、行政、考試、立法)、跨門戶(審、檢、辯、民)、跨界(法學界、司法界、律師界)的有志之士共商司法改革,必可重燃司改生機,獲得人 民的信賴。(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新版中時電子報上線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