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步入第十个十年

出处:2011年6月23日 中国时报
作者:孔杰荣(柯恩)

七月一日是中国共产党九十岁生日,许多人会庆祝其取得的卓越经济成就,以及以此维系的政治和军事力量。连人权批评人士也承认,中国在国民健康丶住房丶教育等方面取得的进步令人瞩目。国内更大程度的开放和国际交流的不断扩展,都在推动这个日益都市化的民族向更加成熟的社会迈进。中国的确“站起来了”。

然而,在中共的第十个十年,其为成功所付出的代价,也许会更加明显。大批官员腐败和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侵蚀着共产党政权的正当性。环境灾难大范围蔓延。对土地资源的抢夺,分钟催化着社会矛盾。劳资间的紧张关系急速升温。随着大规模抗议活动愈来愈多、范围愈来愈广,建立一个能够充分反映大众要求丶有效回应民众普遍不满的政府机制已成当务之急。

然而,由于共产党拒绝创设民主机制和值得信赖的政治机制以解决社会矛盾,许多人只得求助法院,但时常失望而归。首先,共产党有时会禁止法院受理某些纠纷;其次,共产党利用对法官的影响力,使许多“敏感”案件“未审先判”;第三,中国法律教育虽已大大进步,许多法官仍缺乏专业能力;第四,个人关系丶政治纽带丶腐败以及作祟的地方保护主义常常扭曲司法决策;最后,真正的诉讼有赖于律师,但在不太发达的地区,律师数量很少;且无论在哪里,律师都须避免“冒犯”地方当局。

失望之余,打官司的人便去政府机关上访,但这几乎不会以欢喜收场。网络和社会传媒就算无法解决问题,也俨然是民众宣泄个人烦恼的重要途径;不过,在周密的信息审查下,“越线”的人会受到严厉处罚,尽管没人知道“线”究竟在哪里。没错,对于公民行使受宪法保护的政治、宗教自由的行动,共产党依然是一旦看不顺眼,便回应以严厉的镇压。这种趋势在零七年中共十七大后益发明显,在去年刘晓波被宣布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不断升级;特别是今年“茉莉花革命”爆发以来,这种镇压变得尤为猛烈。

镇压要通过处罚来实现,这使得领导层愈发依赖于负责协调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以及法院和检察院系统的党中央政法委。不仅如此,通过政治局,政法委还可以影响有关刑事惩罚的法律准则的制定。

中国连续三十年屡屡陷入“无法可依”之境地,直到七九年共产党允许全国人大制定通过第一部刑法和刑事诉讼法。自此,警察和检察官一直与改革者在争执中互相妥协,以制定出双方均能接受的详细法律措施,从而确保处罚程序有效且公平;刑事立法在此过程中断断续续被修改。近十年前,有影响力的学者和律师曾试图说服全国人大废除“劳动教养”制度,因为该制度赋予警察几乎不受约束的权利,使其可以“非刑事”处罚的名义将处罚对象拘禁长达数年。可惜,这一努力在警察势力的阻挠下流产。不过,虽然当前政治氛围更趋保守,法律改革者仍在寻找一切可能,坚持不懈地推动进步。

例如,为遏制泛滥的警察刑讯逼供的现象,中国一些法律机构在去年联合颁布了刑事诉讼中非法证据排除的程序和标准,之后不久又发布了量刑“指导意见”,规定量刑程序和尺度以限制司法自由裁量,意在防止不公正或不公平的量刑结果产生。今年,全国人大将六十八个死刑罪名削减至五十五个。同时,对自九六年后就未再经历过全面修订的《刑事诉讼法》,全国人大也计划进行“大修”。此次修订也许会确认辩护律师不受限制会见在押当事人及自行调查案件两项权利;这些虽已在零七年出台的《律师法》中明定,但警察在实践中并不遵守。还有消息称,“无罪推定”原则此次或许会得以确立,而嫌犯在被警察讯问时享有的沉默权,亦有可能写入立法,成为改革的里程碑。

然而,经验总提醒人们不要过度乐观。有中共领导人撑腰,中国警察已被证明是立法改革的强劲阻力。警察在实践中寻找立法中一切可乘之机为自己服务,拒绝执行他们反对的规则,扭曲立法设定的例外情形,玩弄法律概念以歪曲立法本意。某些案子中,警察甚至不再满足于钻尺度宽松的刑事司法和行政处罚制度的控制。有了之前虐待众多法轮功成员丶将上访人士关入“黑牢”的先例,警察现在干脆直接绑架某些律师,将他们与世隔绝地关押在不知名地点,以生理和心理的双重虐待逼迫他们写下自白和“合作”保证书。这些律师获释后仍继续受到监视和控制。

除了人权律师高智晟,在已知例子中,盲人“赤脚律师”陈光诚和其妻袁伟静所受的非法虐待,或许是最为残酷的。陈过去四年多在监狱服刑,久病却无法就医,获释后又被彻底隔绝在家,无法保证正常饮食;可就是这样生不如死的处境,仍不能使山东警察满意。最近辗转传出的袁伟静亲笔信,记述了陈家在今年二丶三月两度遭受的迫害。数十名员警和流氓在当地党委副书记的带领下,闯入陈家农舍,将陈殴打至昏迷不醒,陈妻几乎残废;他们还席卷了这个家中所剩无几的财物,连夫妻俩五岁女儿的书和玩具也未放过。袁伟静在信末说,希望北京的律师朋友可以帮助起诉当局的抢劫和伤害行为。她又怎么会知道,所有她提及的律师,都已受到警方不同形式的限制。

中国共产党就准备以这种方式庆祝生日吗?

(作者孔杰荣,Jerome A. Cohen,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纽约大学法学院亚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外交关系协会亚洲研究兼任资深研究员。原文请参www.usasialaw.org,亚美法研究所研究员韩羽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