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外商的刑事司法“正义”

出处:2011年3月3日 中国时报
作者:孔杰荣(柯恩)

中国政府对美籍华人薛锋的指控,于二月十八日,以二审法院维持有罪判决而告终。这一事件清楚地提醒我们,中国滥用刑事司法殃及之广,即便不沾政治和人权活动的人,也难逃一劫。

拥有芝加哥大学博士学位的石油专家薛锋是一名生意人,曾受雇于美国一家著名石油顾问公司。他因帮该公司购买中国油井的商业数据库,于零七年十一月份被中国秘密警察拘禁。根据《中美领事条约》,中国应在四日内将拘禁一事通知美国政府。然而,过了三周,中国才在美国通过外交渠道频频施压下发出通知。这进而导致中国未能使美国领事官员尽快探视薛锋,再度违反了条约规定。这意味着,在美国领事首次探视薛前,他已遭拘禁一个多月而无法与外界接触。不仅如此,薛和领事的会面受到监视,他们甚至不能讨论案情!

接下来的领事探视中,薛锋透露,他因拒绝承认“刺探情报”和“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而遭刑求。薛露出手臂上被香烟烫伤的疤痕,还说一名审讯人员在发脾气时用玻璃烟灰缸砸他的头。这些行为都明显违反了中国国内法以及中国在《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下的义务。在肉体和精神的双重压力下,薛最终被迫签下一些不实口供。

中国官员侵犯薛锋权利的做法远不止这些 。秘密警察未能获得检察院及时批准正式逮捕薛,便非法延长他的羁押期限。逮捕后的侦查也被无限期拖延。当警察终于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后,检察官又对证据不满,两次依法将案件退回给警察补充侦查。此外,检察院起诉薛锋前,自己也超过法定的审查起诉期限 。一审法院更是迟迟不对薛案宣判,拖延之久,法院干脆都不再说明理由。

由于警察声称薛案涉及“国家秘密”,根据《刑事诉讼法》,他们有权在侦查结束之前禁止薛聘请律师。因此,薛被羁押了一年多才能咨询律师。与中国大多数被告人不同,他请到富有经验的律师为他辩护。但即便是最能干的辩护律师,在会见当事人时也会受到监视和种种限制,而被告人很少能获得保释。由于无法事前从检方获知足够的信息,辩护律师无法准备有效的辩护。同时,很多律师认为,自行调查案件是艰难甚至危险的,因为如果他们过于积极地寻找证人,则有可能因“引诱证人作伪证”而面临起诉。

薛锋所聘请的资深辩护律师佟伟,在此案开审前就遇到了上述所有障碍,一审和二审(即中国法所谓的“上诉”)时也不断受到其他妨碍。两次审判均未公开进行。法院不允许佟律师传唤任何辩方证人出庭,也不准他提交其他证据。此外,依照中国“惯例”,检方证人无一到庭,因此也没有任何交互诘问的机会。尽管中国法律禁止将刑求得到的口供作为定案根据,且近期颁布的规定也强调、提倡“排除非法证据”,薛的供述还是被法庭纳入证据;且当北京高级法院决定维持对其八年徒刑的原判时,判决书中只字未提薛遭受的刑求。

高级法院在判决书中,洋洋洒洒地引用检方证人的审前证言笔录,对辩方提出的主要法律论点却不加说明。辩方主张,案件所涉及的数据库资料,在国际实践中常作为交易标的,因此不应被视为“国家秘密”或“情报”。法院对此意见未予采纳,至于理由,则用一句证人证言轻易打发:“各个国家在信息收集方面情况不同;在美国各井的数据是公开的,在网上能够查到, 但中国就不行,中国石油方面的信息、数据都是很敏感的。”

薛锋最有力的辩护意见是,强加他非法取得资料的罪名是不公正的,因为在他被拘禁七周后,中国国家保密局才宣称,他所取得的资料是受到保护的,而这时距离他取得该资料库已过去好几年。但高级法院认为保密局的鉴定结果不容挑战,根本不理会辩方意见。法院仅仅指出,根据另一名证人的证言,薛在相关政府机构任职的朋友都知道,这类资料是应当保密的。尽管中国早就承认了“刑法不溯及既往”这一在全世界普遍得到认可的原则,法院对此却只字未提;另一偶尔在中国得到实践的原则——刑事法律存疑时应当做出有利于被告的解释——也未被提及。

依照《中美领事条约》和中国相关法规之文义,凡美国国民受到审判的案件,无论公开与否,美国使馆都有权派领事官员出席庭审;但高级法院和一审法院一样,未给予任何理由,就驳回了美国使馆这一要求。不过,两级法院为在表面上装出遵守至少部分法律规定的样子,允许美国大使洪博培(Jon Huntsman)旁听法院宣判,尽管宣判远不如庭审程序重要 。

薛锋接下來该如何?中国法律仅允许被告上诉一次,但允许其在被定罪后向法院申诉请求再审。不过,据报道,佟律师认为,任何现实可行的法律救济途径都已穷尽。营救的希望落在“人道释放”上,大使洪培博已向中国政府要求 “立即人道释放薛锋”。考虑到薛不确定的身体和精神状况,也许保外就医于法有据。此外,由于囚犯一般在服满一半刑期之后可能得到假释,那么如果薛的刑期能够从八年减至六年,鉴于他已被羁押超过三年,他现在就能够有资格获得假释。再者,尽管薛从来没有被控为美国政府从事间谍活动,并且中国对那些在美国被以替中国政府从事间谍活动定罪的人没有表现出丁点兴趣,中美还是不应当排除以薛鋒交换其他中国间谍的可能性,就像美俄最近的间谍交换那样 。

不论薛锋和他饱受苦难的家人未来命运如何,和去年力拓公司驻上海代表、澳洲公民胡士泰(Stern Hu)被定罪一样,薛锋案的启示是,在华外商若忽视中国刑事司法体制的风险,终会祸及其身。

(作者孔杰荣 (Jerome A. Cohen),纽约大学法学院亚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外交关系协会兼任资深研究员。作者担任薛锋妻子的公益法律顾问。英文原文请参www.usasialaw.org 。亚美法研究所研究员韩羽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