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的危险地带

出自:2010年12月9日 中国时报

作者:孔杰荣(柯恩)  约翰.范戴克

 中美之间关于在他国专属经济区(经济海域)内可开展何种军事活动,素来争议不断。上周美国和南韩在位于中国与南北韩之间的黄海海域进行的“战争演习”,戏剧般地将这场争议催至沸点。

中国尚未正式划定其专属经济区的界线。和除美国外的大多数国家一样,中国批准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根据该公约,一国的专属经济区自其海岸基线起算,宽度可达二百海里。如果一国与其最近邻国间距离不到四百海里,则相对的两国需要通过磋商来划分海界。

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便存在就上述划界问题进行磋商的迫切需要,这也一直是国际的关注焦点。然而,美韩上周举行的美其名曰的“联合军事演习”表明,相邻沿海国如无法就黄海的划界达成一致,亦会引发危险局面。这些演习再度使这个问题浮出水面:在他国专属经济区内,究竟何种军事活动是被允许的?

一个沿海国在其专属经济区内,对于所有生物和非生物资源拥有绝对控制权,并有权对其他国家在该海域的海洋科学研究活动进行限制。但是美国主张,他国的船只及飞行器—不论用作军事还是商业用途—在这些海域均享有航行权和飞越权,这一主张似乎也可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文本和磋商过程记录中寻得依据。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生效十六年来,中国频频表态,不会干预他国在其专属经济区内及公海上的航行权。中国用语言和行动表明,中国允许商用船穿越其专属经济区。一小部分公约缔约国宣称,该公约允许沿海国限制其专属经济区内的军事活动,中国虽不是它们中一员,近年来却不时拥护这种主张。在零一年和零九年,中国两次对美国在其专属经济区内的军事活动发难,均酿成中美间的危险对峙;不仅如此,中国还抗议美国船只在这些水域开展水文测量活动。

二零零一年,一架未武装的、由螺旋桨带动的美国海军EP-3侦察机,在中国专属经济区空域沿中国海岸线飞行时,与一架中国派出盯梢的中国战斗机发生碰撞。中方飞机坠毁,飞行员罹难。美国极力主张,其飞机有权飞越中国专属经济区而不受阻挠,因此中国的盯梢行为违反了国际法。中国也毫不示弱,回应称美国的侦察飞行违反了中国对其专属经济区的权利,因为这并非单纯的飞越,而显然是企图从中国沿海地区和军事设施截取消息。

去年的冲突事件则涉及美国的另一种侦测行为。美国监测船“无瑕号”装备了先进的声呐系统,在中国海南岛潜艇基地以南七十五英里的方位,监测中国潜艇位置。三艘中国政府的船只和两艘渔船企图干扰“无瑕号”的声呐设备。尽管“无瑕号”最终避免了重创,但是这次冲突进一步突显了中国在专属经济区航行自由问题上的观点。

美国一贯主张,专属经济区内及公海上的侦测活动是合法正当的。虽然中国拒绝接受这一观点,但据报道,中国自己也长期在日本和越南附近的海域,悄悄进行着类似的活动。

美国还试图对世界各大洋的海床进行勘测,从而使其潜艇在航行中不至撞上障碍物,而勘测范围也包含了上述专属经济区。在美国看来,这类活动对于航行是必要的,因此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所允许。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国家,则将此种行为视作“海洋科学研究”,是需得到沿海国允许,方可在其专属经济区内进行的。零二年十二月,中国通过一项法律,规定在其专属经济区内进行地图绘制和测量活动,都必须得到其政府的许可。

美国政府的专家强调,美国未阻止俄罗斯和其他国家在其专属经济区内进行军事活动,而仅仅是进行监视。但仍有不少国家主张,沿海国在其专属经济区内,至少有权禁止某些类型的军事活动。这一问题依然充满争议,而美国未能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一事,也使美国很难利用该公约的微妙措辞,为其主张的观点提供依据。

随着中国海军和空军的扩张,以及中国对其专属经济区延伸出的毗邻大陆架资源的进一步主张,美国在中国附近海域进行军事活动所引发的冲突,很可能会加剧。随着中国日益迈向海军强国,美国一直试图说服中国,保护军事船的航行自由,是符合中国自身利益的。虽然中国还没有接受美国这种观点,但中国自己却在其邻国附近海域进行军事活动。迄今为止,中国仿佛摆出这样一个姿态:“照我说的做,而不是跟着我做。”

一九七八年,邓小平建议,将中国与日本之间棘手的岛屿/海界争端问题留给“更具智慧的下一代”去解决。在过去的三十多年中,中国在主要的海洋法问题上,一直遵从着这一建议。现在,邓所说的接班人,也该是时候证明自己确实更具智慧;证明的最好办法,便是在事态失控之前,就这些危险的议题达成共识。

-----------------------------------------------------------------------

(作者孔杰荣 Jerome A. Cohen,纽约大学法学院亚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纽约外交关系协会兼任资深研究员。作者约翰.范戴克 Jon M. Van Dyke,夏威夷大学Manoa校区威列姆里查森法学院教授,卡尔施密斯鲍尔专家学者。本系列文章请参http://usali.org。亚美法研究所研究员韩羽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