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式隔離監禁

出自:2012年4月19日 中国时报

英文原文:http://usali.org/?p=6801

作者:孔杰荣(柯恩)

和其他地方一樣,在中國,知名案件能幫助公眾加強對法律制度的瞭解。就在大約一年前,北京警方將中國著名藝術家艾未未帶走,隔離監禁81天,向海內外關注該事件的人曝光了中國警察對“監視居住”措施的違法濫用。日前,被免除職務的重慶前市委書記薄熙來因嚴重違紀行為被“雙規”(中國共產黨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查處黨內違紀行為的程序,即“要求有關人員在規定的時間和地點,就案件所涉及的問題作出說明”)的消息,又將公眾注意力引向了這另一種聽上去不痛不癢,但實際缺乏法律依據、令官員人人自危的隔離監禁措施。薄的妻子谷開來也在同一時間因涉嫌謀殺被限制人身自由,表明中國存在第三類隔離監禁措施──在新修訂的《刑事訴訟法》(“新刑訴法”)於明年1月1日生效前,這一措施根據現行法律仍屬合法。

艾未未遭“監視居住”引發的大量報道和譴責,與當時國內外的各方壓力一道,迫使政府從立法層面改革這項惡名昭彰的措施。這些壓力促成了新刑訴法某些條款的改進,同時繼續要求通過法律進一步限制警察權力,不得將根據立法本意應在犯罪嫌疑人家中實施的“軟禁”,變為在警察辦案場所實施的、最長可達六個月的隔離監禁。

公眾目前對薄熙來命運的高度關注,是否會從而帶動關注“雙規”的現實問題並呼吁將其納入立法?作為中國的精英階層的八千多萬共產黨員,一旦涉嫌腐敗或有其他違反黨紀的行為,都可能受到來自黨組織的而非政府的調查和處罰。所謂在規定的時間、地點交代問題的“雙規”命令,令多少人聞風喪膽,其結果除了開除黨籍、仕途盡毀,若情節嚴重,還會被移交檢察院起訴,受到嚴厲的刑事制裁。

就環境而言,“雙規”有時比“監視居住”或普通刑事關押要舒適些,但被調查人仍然會與外界徹底隔絕,身處同樣強制性的氛圍中,常常還會遭受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折磨。被調查人不能會見家人、朋友或同事,也無法聯絡律師,只能單獨面對冷酷無情的訊問人員。黨內調查人員定期向這些訊問人員輸送新資料作為訊問基礎。此外,中國警察偵辦普通刑事案件和執行“監視居住”期限已十分寬松,而黨內調查人員在實踐中更不受調查期限限制。被調查人也深知這點。和警察、檢察院、法院一樣,黨內調查訊問人員也會明確告知對方:“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若如實檢舉揭發他人,也會納入考慮範圍。在這樣的環境下,被調查人試圖自殺的情形並不罕見。

中共偶爾也會發佈一些試行規定,要求在將被調查黨員開除黨籍或作出其他嚴重處罰決定前,事先將指控內容告知被調查人本人、給予其在聽證會上就這些指控進行反駁的機會、允許黨內同事對其提供幫助、以書面形式作出調查決定並給允許申訴。然而,我的研究顯示,這些試行規定雖然表明中共在實施黨內處罰時承認關於基本公正的基礎要求,但不太可能會適用於像薄熙來這樣的重大嫌犯。

中共現任領導雖不斷強調要嚴格依照法律處理薄熙來事件,但至少在調查初期,卻將這位核心成員的命運托付給了黨內“審判”,而非國家司法體系。這點顯然未引起注意,但其實頗具諷刺意味。

但是,薄的妻子及一名勤務人員的案件已立即被移送進入正式司法程序,估計是因為已有證據表明二人涉嫌謀殺。雖然相關細節尚未披露,但顯然他們是依據普通刑事司法程序被關押,而不是受到不明不白的“監視居住”。正常情況下,黨員在被刑事拘留前,須經過紀律檢查程序開除黨籍,由此似乎可以合理推斷,這兩名嫌犯均不是中共黨員,儘管谷的情況未必如此。也有可能是因為中央迫切要為這件史無前例的大醜聞畫上句號,加之谷並未被指控腐敗,所以忽略常規步驟、以求速戰速決。

無論如何,雖然谷與其勤務人員在現行刑事訴訟法下,比受到“監視居住”或被“雙規”的人享有更多權利和保障,但這恐怕仍不足以使之免於隔離監禁。至少在偵查階段,警方和檢察院很可能會宣佈,由於案件涉及“國家秘密”,根據現行刑訴法,偵查人員有權在偵查結束前禁止嫌犯聘請律師;雖有盡快結案的壓力在,這往往也意味著幾個月的時間。除非訊問人員希望利用家人或朋友的會見來勸服嫌疑犯招供,不然,被監禁的人除了同監室獄友外,仍與一切人員隔離。這種狀況在新刑訴法生效後有望得到改善──新刑訴法規定,大部分案件中,犯罪嫌疑人在偵查期間即有權聘請律師。

如不出所料,薄熙來會被開除黨籍。之後是否會對他提起正式刑事起訴?這將取決於目前的調查能揭露出甚麼證據,以及領導層的政治需求。即便薄本人未直接涉嫌謀殺,他也很可能會被指控企圖包庇,或至少是重大腐敗、對異己者非法拘禁和刑求、以及其他濫用職權干預刑事司法程序等罪名。目前他和他妻子均命系這一刑事司法程序。若被正式起訴,他或許最終能在明年1月1日後與律師取得聯繫,從而結束夢魘般的隔離監禁。但這並不能帶給他多少安慰。有傳言稱薄堅持要求得到公正、公開的審判,但根據他自己將法律制度玩弄於股掌之間的經歷,他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的實際情況也一定了若指掌。

(作者孔傑榮 Jerome A. Cohen,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紐約大學亞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外交關係協會亞洲研究兼任資深研究員。英文原文請參www.usasialaw.org。亞美法研究所研究員韓羽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