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台商人身自由保障

出自:2012年09月06日 中国时报

英文原文:  http://usali.org/?p=7274

作者:孔杰荣(柯恩), 、陈玉洁

到中国大陆旅游洽商存在著风险。初到中国的旅客经常对他们享有的自由程度感到惊讶,经验丰富的游客也可能觉得相当自在,但实际上,外国人在中国可能因各式各样的理由遭到警方拘禁,成为阶下囚。尤其是华裔外籍商人,以及来自台湾和香港的投资者,若与中方交易恶化,处境更是特别危险。

诚然,为了给犯罪嫌疑人更完善的权利保护,中国已颁布相关法律。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将于明年一月一日生效,其中就有许多条文旨在纠正中国长期以来警察滥权的一些问题。但尽管改革人士已竭尽所能,该法仍设下许多模糊和例外的规定。实践中,中国执法机关不但不会善意地填补这些法律漏洞,反而时常扭曲法律条文来便宜行事,即便在法律文义相当清楚的情况下也不例外;不仅如此,其所做所为有时甚至完全超出法律范围,或与法律直接抵触。针对政府的目无法纪,中国制度缺乏有效的救济方法。而虽然中国政府对国内外始终承诺终结酷刑,酷刑的猖獗却持续让政府脸上无光。

与遭到监禁的中国公民一样,每个在押的外国人都会面临以下问题:什么时候我的家人或者同事会被通知我被拘禁、拘禁的地点和原因?我可否与他们见面?我可否见律师?谁来帮我重获自由?大部分国家仰赖国际条约来保护他们的公民不受外国政府恣意监禁。中国已加入《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该公约要求押人的政府不仅应告知当事人有权通知其本国领馆,还必须允许当事人本国的领事官员探访,领事也有权为其安排法律代理。许多国家还与中国签署双边领事条约,为其国民提供更详细的保障。

虽然这些国际条约提供的保障并非万无一失,但比起台湾人在中国大陆的待遇,他们还是赋予外国国民较多的安全。中华民国政府过去对《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的签署已不被国际社会认可,而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既无领事协定,更欠缺正式外交管道。然而,前往大陆的台湾游客多达上百万,还有数十万人在大陆工作生活。

台湾试图解决大陆在押台湾人的问题。于是,海基会、海协会在二○○九年签署了《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可惜,该协议仅仅要求双方主管部门「及时」通报对岸关于对方人员被限制人身自由的信息,却未规定通报时限;此外,当通报「将妨碍正在进行之侦查、起诉或审判程序」时,主管部门还可决定暂缓通报。而北京后续对于通报的执行成效不彰,更难以减缓台湾旅客,特别是台商的忧虑。

许多台湾人于是引颈期盼《海峡两岸投资保障和促进协议》,该协议于八月九日签署,在建立两岸商务争议的解决途径方面,有不少进步。许多人期待,该协议能最终确保中国大陆对每个案件都必须通报,至少是针对每个台湾投资者和其家属的案件。他们希望投资协议不仅要求立即通报家属,还必须规定哪些信息应该在通报中说明清楚,以及受拘禁人、其家属及律师的权利有哪些。然而,出乎意料之外,这样的规范在投资协议的本文或附件都付之阙如。取而代之的是海基会与海协会针对协议另外公布的《人身自由与安全保障共识》,但这份共识空有提升安全之外表,而无实质内涵。

这份不寻常的《共识》表示:大陆「公安机关」对台湾投资者个人、台湾投资企业中的台方员工,以及投资者和员工的随行家属,在依法采取刑事司法中的「强制措施」时,应在二十四个小时内通知当事人在大陆的家属。其中明显遗漏的是中国恶名昭彰的「国家安全」机关。另外《共识》也提到,如果当事人家属不在大陆,公安机关「可以」通知其在大陆的投资企业。

正如一些评论人士正确指出,《共识》所做出的承诺,无非是重复了中国明年将生效的《刑诉法》中已经存在的一些规定。这份《共识》顶多是一个措词模糊的提醒,指点中国警察机关在处理台湾投资者案件时,应当遵守中国法,在法律要求下,通知家属当事人已遭到拘禁、拘禁的处所和指控的罪名。

《共识》没有提到的是,中国新《刑诉法》中关于通知家属的规定,尽管较现行法律有所进步,却存在重要例外:在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的案件中,如果公安机关认为通知可能有碍侦查,便可以不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在两岸协商《投资保障和促进协议》过程中,台湾曾坚持不能有例外,但中国大陆方面主张,即便《共识》最后未提到例外,《刑诉法》的例外规定仍然适用。为了淡化这些例外的重要性,大陆海协会的代表避重就轻地说,他们相信台湾投资者不会涉及从事危害国家安全和恐怖活动的犯罪。然而双方肯定不会忘记中国过去指控台商从事间谍行为、危害国家安全犯罪的种种案件。

一些台湾倡议人士还呼吁,应该保障受拘禁人的在台家属也能接获通知,并改善相关机制,以便迅速通知台湾家属。但由于台湾不受中国控制,由大陆方面直接通知在台家属并不可行。根据两岸二○○九年签署的《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中国大陆应通报台湾相关部门,再由台湾当局通知在台家属。但是在实践中,大陆的通报有时相当缓慢,或甚至根本没有通报。因此,两岸有必要制订出具体的通报时限,并允许台湾的代表探访当事人,为其安排迅速会见律师,而且也应容许家属探视。

然而,除非中国的刑事司法像台湾一样进行进一步改革,许多台湾方面提出的建议不太可能被接受。与台湾不同,中国普遍不允许家属探望被羁押的犯罪嫌疑人,实务上,在押嫌疑人与律师的接触受到许多限制,在某些案件中更是完全被禁止,而中国的律师无权在嫌疑人接受讯问时在场,这点也与台湾不同。虽然《共识》表示:双方「依据各自规定,为家属探视及律师会见提供了便利」,但其实这颇具误导性,因为以上重大差异并不会因《共识》出现而改变。

尽管如此,有些人仍然希望台湾人在北京眼中的特殊地位,可以为中国刑事司法制度带来突破性的进展,在改革路上另闢蹊径,惠及他人。(孔杰荣,Jerome A. Cohen,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玉洁,台湾律师,亚美法研究所研究员。英文原文请参www.usasialaw.org。陈玉洁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