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第一 抢救刘晓波

出处:2010年10月14日 中国时报

作者:孔杰荣(柯恩)

衡量刘晓波在上周五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所产生的影响,除获奖者本人外,至少有六个群体应纳入考量。一是通过扼杀异见维护统治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二是夹在党的政策与法治要求中间,左右为难的法律精英;三是目前以刘为重要象征的一群异议人士及“维权人士”;四是人数甚众,也更加多元化的一批努力想要调和中国传统、“西方化”、民族主义和普世价值的知识分子;五则是在此之前对刘一无所知的普罗大众,他们对刘与他人共同起草的民主宣言《零八宪章》也闻所未闻,尽管该宪章迄今已有约一万人签署;最后则是国际社会,因刘晓波获奖再度燃起对中国政治体制性质的关注。

中共领导人,即便自三年前召开的共产党第十七次代表大会起,就以日愈严苛的镇压式手法统治这个国家,但对于阿尔弗雷德·诺贝尔这个军火制造者最近一次抛出的重磅炸弹,也无法置之若罔。他们旋即作出了极为糟糕的回应。领导人依旧“失声”,外交部却宣称,诺贝尔委员会的决定,是对该奖项宗旨的“亵渎”。与此同时,警方也将一切国内的庆祝活动扼杀在襁褓之中。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仅仅见了狱中的丈夫短暂一面,就被软禁起来。公开的支持者们,不是被拘禁,就是遭到殴打或威胁。即便是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虽近几周频频示意赞成普世价值与政治改革,以致引发人们各种猜测,但被问及对获奖事宜的看法时,却选择保持沉默。

然而,政治局委员何其聪明,他们知道以保持沉默和镇压的手段,无法化解眼下的挑战。不可否认,当一九八九年达赖喇嘛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及另外一些虽不那么有名,却同样重要的奖项颁布之际──如异议人士胡佳获得欧洲议会颁发的萨哈罗夫奖,以及盲人“赤脚律师”陈光诚获得菲律宾的麦格赛赛奖──这一招曾非常奏效,帮助中共平安渡过由此引发的风波。但眼下的情况,却颇有愈演愈烈之势。

当然,刘获奖带来的影响在许多方面还不甚明朗。刘晓波不太可能立即获释。毕竟,胡佳也还身陷囹圄,而陈光诚,即便在服刑期满后,也仍然被软禁在家。但是,鉴于二零一二年将产生新一届政治局常委,刘的获奖,或许会引发对此间席位角逐的关注,甚至于产生影响。许多坐卧不宁的中共干部,在未来领导人的选择上,会倾向于那些能够积极应对来自国内外人权压力的人选。

诚然,中国迅速成长起来的法律精英群体中,有许多人都会乐于见到这样的改变。自党的十七次代表大会以来,中共发布的法律政策频频倒退,其任命的高层法律官员,虽政治性强,专业方面却不合格。这一系列问题,都对中国数十万的法官、检察官、律师、行政官员以及法学教授的日常工作产生了影响;尽管他们中多数都是中共党员,却也在不断与这种现象搏斗。刘的获奖,唤起他们对普世价值的记忆──这个中国自七九年起的法律改革所一贯秉承的价值观;同时也让他们想起了,中共一意孤行,对其自身引入的准则阳奉阴违,其不断加剧的态势,已经遭受到外界的抵制。原本,在比较保守倒退的中共组织,和比较自由化的法律精英之间,“红”与“专”的紧张关系就酝酿已久,蓄势待发,刘此番获奖,无疑更热化了这一冲突。

一个更明显的群体,则是在这个国家中,受到四面楚歌的异议人士及“维权人士”,以及勇于为这些人辩护的律师,刘获奖的消息对他们来说如同注入一剂强心针。这些言论自由和法治的支持者,一直以来孤军奋战,非常渴望得到国际社会对于他们所作出的牺牲的认同,哪怕这种认同令他们遭受到更惨重的镇压。

与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不同,大部分中国知识分子选择避免正面冲突。他们对于这个国家的国情、目标和政策,有着各自不同的理解。不过,不论他们给改革开出怎样的“处方”,他们都相信,为了避免引起中共的镇压,这只能是一个耐心的、长期不懈努力的过程。他们中的一些人,不愿因此丧失中国社会经济进步带给其的可观利益。其他人,则当然是害怕需要他们以身殉道。不过,刘的获奖,对他们正在进行的关于中国传统、当前面临的窘境,和未来方向的争论,无疑是火上浇油。

由于党政府对媒体和网路的控制,中国好几亿人此前对刘晓波和《零八宪章》闻所未闻,因此要衡量该奖项带给他们的影响,就比较困难。拜这一周来大规模的封锁消息运动所赐,他们中大多数人恐怕仍然对刘晓波获奖一无所知。此外,中国政府似乎摆出想要“借力打力”的架势,在尽可能地强加其单方面解释之后,逐步开放了消息。然而,此番获奖已被称作是一种“侮辱”,是帝国主义的最新阴谋,通过否定中国的价值体系和丰功伟绩,来羞辱中国人民。

该奖项对于外界的影响,无疑是最显而易见的。所有民主国家的政治领袖,以及民意,绝大多数都为这一选择欢欣鼓舞。甚至是致力于台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达成历史性和解的台湾总统马英九,也建议立即释放刘。国际社会达成鲜明共识,一致支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所表述的原则:“当其他人无法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时候,我们有责任为他们发声”。

继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之天安门惨案后,这是中国领导人作出的最有违人道之举。

-------------------------------------------------------------------------------------------------------------

(作者孔杰荣 Jerome A. Cohen, 纽约大学法学院亚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纽约外交关系协会兼任资深研究员。作者义务担任刘晓波之妻刘霞的法律顾问小组“现在自由”(Freedom Now)之成员。英文原文请参www.usasialaw.org。亚美法研究所研究员韩羽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