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a Belkin & Sida Liu. Professional Ethics for the Criminal Defense Lawyer: A Transcript of a Discussion Comparing the Rules and Practice i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Ira Belkin & Sida Liu.  Professional Ethics for the Criminal Defense Lawyer: A Transcript of a Discussion Comparing the Rules and Practice i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In 2012, the revisions to the Chinese Criminal Procedure Law strengthened key procedural rights of defendants, including the right to conduct an independent investigation into the facts of a case and the right to request a special hearing to exclude “illegally collected” evidence. Yet with an expansion of rights comes a concomitant expansion of defense lawyers’ professional and ethical responsibility.

Read More

Ira Belkin. Justice in the PRC: How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Has Struggled with Managing Public Opinion and the Administration of Criminal Justice in the Internet Age

Ira Belkin. Justice in the PRC: How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Has Struggled with Managing Public Opinion and the Administration of Criminal Justice in the Internet Age

The influence of Chinese public opinion on individual criminal case decisions is a phenomenon that has received a great deal of attention in China and around the world. Some commentators have lauded the phenomenon as empowering the public to seek justice in Chinese courts. Others have expressed concern that following public opinion may achieve justice in an individual case but does little to improve the justice system.

Read More

Margaret K. Lewis. ChinaFile. Protecting the Rights of the Accused in U.S.-China Relations.

A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visits China,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ishes that billionaire fugitive Guo Wengui would follow suit and board a plane to Beijing. For months, he has regaled the world from his luxury apartment in Manhattan with stories of high-level corruption among China’s elite. Untangling the truth of Guo’s claims is complex, but w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ants is simple: to have some of its citizens, especially Guo, returned to China to face a long list of criminal and civil charges.

Read More

USALI Affiliated Professor Eva Pils Quoted in Guardian Article

April 28, 2017

China convicts rights lawyer Li Heping of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Li, once told that China considered him ‘more dangerous than Bin Laden’, sentenced in secret trial to three years in prison with a four-year reprieve

A respected Christian human rights lawyer has been convicted of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at a secret trial in China, almost two years after he was first detained in a sweeping crackdown.

Li Heping was sentenced to three years in prison with a four-year reprieve, the court in the eastern city of Tianjin said on an official social media account, meaning he should be released but could be arrested and jailed at any point.

The trial was held behind closed doors on Tuesday because “the case involved state secrets”, the court said, but was only announced along with the verdict on Friday.

 

'I want to rescue my dad': children's heartbreak for the lawyers China has taken away

Li was swept up in a nationwide crackdown on rights lawyers and activists in July 2015, where police detained or questioned about 250 people. Since assuming power, China’s president, Xi Jinping, has launched a new wave of attacks on activists and the lawyers who defend them.

Li’s case drew attention around the world, and EU officials, as well as the embassies of 11 countries, called for his claims of torture while in custody to be investigated. His wife has said authorities used electric shocks on him.

“A suspended sentence does not mean he’s free until we actually get to see him and he’s allowed to speak freely, and given what we’ve seen in the past that probably won’t happen,” said Eva Pils, a professor at King’s College London and longtime friend of Li.

“It was a secret trial so we don’t know what state he is in,” Pils added. “In addition to our usual concerns about torture and physical health, I’m worried that this entire process may have robbed him of his mental health, especially after what they’ve apparently done to his brother.”

Li’s younger brother, Li Chunfu, emerged from 500 days of secret detention in January and was later diagnosed with schizophrenia, according to his family.

Li became well known for defending the disenfranchised, including Christian house churches, victims of forced evictions and free speech advocates. He worked within the scope of China’s legal system, rather than taking to the streets in protest. One Chinese security agent reportedly once told Li that the state considered him “more dangerous than Bin Laden”.

Although Li is likely to be released in the coming weeks, he has already spent more than 20 months in detention. At least 11 activists who received suspended sentences disappeared shortly after they were released, with some forced to undergo months of political education classes before being placed under house arrest by local police, according to human rights groups.

The court’s verdict was seen as a warning to other activists, and included a catalogue of vague charges, without citing any specific examples of illegality.

“The court ruled that since 2008, the defendant Li Heping repeatedly used the internet and foreign media interviews to discredit and attack state power and the legal system,” the court said. The court also accused Li of accepting foreign funds and employing paid defendants.

A lawyer hired by Li’s family to defend him was rejected by authorities and he was ultimately given a government appointed lawyer, an increasing trend in political prosecutions.

The conviction came on the same day that another civil rights lawyer, Xie Yang, was set to go on trial, but it was later cancelled.

Read the full article here.

Justin Shen. 司法周刊. A Study on Citizen Participation in Criminal Trials in European Commission Countries.

Visiting Scholar (2016-2017) Judge Justin Shen from Taiwan published an article in the Judicial Journal (司法周刊), where he examines the institution of citizen participating in criminal procedures in multiple European Commission countries and how that impacts criminal procedure regarding evidence rules, discovery, adjudication and appeals. Read the article here (Chinese language only). 

Erin Murphy. New York Times. Sessions Is Wrong to Take Science Out of Forensic Science

On April 11, 2017 NYU Law Professor and USALI Affiliated Scholar Erin Murphy published a piece in the New York Times about DNA forensics and the importance of science within the criminal justice system. Below is an excerpt from the article, with a link to the full-length article below.

 

Prosecutors applauded the April 10 announcement by Attorney General Jeff Sessions that the Department of Justice was disbanding the nonpartisan National Commission on Forensic Science and returning forensic science to law enforcement control. In the same statement, Mr. Sessions suspended the department’s review of closed cases for inaccurate or unsupported statements by forensic analysts, which regularly occur in fields as diverse as firearm and handwriting identification, and hair, fiber, shoe, bite mark and tire tread matching, and even fingerprinting analysis.

If all you knew about forensic science was what you saw on television, you might shrug off this news, believing that only the most sophisticated and well-researched scientific evidence is used to solve and prove crimes. But reality is different.

D.N.A.-exoneration cases have exposed deep flaws in the criminal justice system’s use of forensic science. Reforms have not come easy, but slow and plodding progress has been made. In 2005, the F.B.I. said that it would no longer conduct bullet-lead examinations after a review panel found matches essentially meaningless. A blue-ribbon panel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raised the same concern in a 2009 report that found nearly every familiar staple of forensic science scientifically unsound.

Prompted in part by that report, the Justice Department initiated a review of thousands of cases involving microscopic matching of hair samples. In 2015, the F.B.I. announced its shocking initial findings: In 96 percent of cases, analysts gave erroneous testimony. At a meeting last spring of the commission that Mr. Sessions just disbanded, the department said it would expand the view to include a wider array of forensic disciplines.

With the announcement by Mr. Sessions, this momentum comes to a screeching halt. Although forensic science would seem a low priority for an incoming attorney general, it is not altogether surprising that it was in Mr. Sessions’s sights. As a senator (and former prosecutor), Mr. Sessions made forensic science a priority. He sponsored and shepherded to passage the Paul Coverdell National Forensic Science Improvement Act of 2000, which remains the signature federal funding mechanism for state all-purpose forensic labs. That might suggest that Mr. Sessions would care about the integrity of forensic science, but his enthusiasm has been for more — not better — forensic evidence. When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scathing report was released, Senator Sessions simply waved it away, remarking, “I don’t think we should suggest that those proven scientific principles that we’ve been using for decades are somehow uncertain” — ignoring the panel of experts who had concluded just that.

Continue reading here: https://www.nytimes.com/2017/04/11/opinion/sessions-is-wrong-to-take-science-out-of-forensic-science.html

Jerome A. Cohen. The Silencing of Gao Zhisheng. CFR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China is increasing spending on the World Expo in an attempt to confirm the country's arrival on the world stage, but there is also a far darker side to China's rapid development and to the Expo itself: the silencing of a growing number of protesters. Police brazenly warned Shanghai's most famous dissident, Feng Zhenghu, to keep quiet or be "disappeared" like Gao Zhisheng. 

Read More

加强中美领事条约人权保障

本文出处:8月5日中国时报

孔杰荣 (柯恩)

下个月将是中美两国签订领事条约三十周年。这三十年来,随著中美关系日益密切,双方人民互访亦趋频繁,《中美领事条约》使两国政府得以保障自己国民旅游居住于对方国家时的权益。尽管这些条约规定只有在问题发生时才受到瞩目,但其实际上保障了来往两地人民的人身安全,对于两国在经济、商业、教育、文化、运动领域的交流合作,功不可没。

但现在该是双方检讨条约实行结果的时候了。两国政府应有充分的档案可供参考。我自己偶尔接触领事争议,在一些美国公民被中国政府羁押的案件中,受他们家人之托担任公益法律顾问。我的经验显示,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或是国务院工作、经常轮调职务的美国官员,若能更熟悉《中美领事条约》的规定和实务,对他们的工作将有所助益。当然,在针对条约棘手的条款重新谈判之前,美国应先仔细分析条约过去的记录,以及其他国家在领事协定上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

美国国民应会希望他们的政府澄清《中美领事条约》中第三十五条的保障──亦即确保两国政府有权联系、探视在对方领土内的本国国民。就此至少有四个重要的议题需要考虑,均与刑事司法相关。

第一个问题是,在什么样情况下,中国或美国必须通知对方政府,对方国民已遭到拘禁。条约仅仅规定,当遇到对方国民「被逮捕或受到任何形式的拘禁」时,政府当局应通知对方领事馆。然而,在有些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当美国国民被中国的国家安全部「监视居住」时,安全部有时未及时通知,而此类「监视居住」之强制措施,实际上可以把嫌犯单独关押在安全部特殊的拘禁场所,时间长达六个月。中国官员偶尔会找别扭的理由,说他们不知道「监视居住」的情形也要依条约规定通知对方领事。有鉴于此,《中美领事条约》应该明确规范此种情形,以消除疑虑。

因涉嫌犯罪被中国监禁的外国人,受讯时经常遭胁迫,有时还会被刑讯逼供,通常只有领事的探视才能阻止这些非法行为发生。这就涉及了第二个关键的议题─通知领事以及领事开始探视的时间。就领事探视权,条约的文字相当艰涩:「最迟于主管当局通知领事馆…之日起的两天后,不应拒绝探视」,另外,关于通知对方领事馆的期限,除了异常通讯问题外,条约允许四天的时间。

这意味著,在领事会见、协助聘请律师和翻译前,犯罪嫌疑人可被拘禁长达六天的时间。但即使是这么宽松的时限,中国政府仍然经常违反。直到领事到达前,犯罪嫌疑人必须独自面对企图迅速取得口供的审讯人员。为减少逼供的危险,最好能把通知时限缩到四十八小时,并规定领事可以在接获通知后立刻探视。

第三个重要的议题是,在每月的领事探视中可以讨论什么?条约仅提到领事与自己国民「谈话」的权利。中国的解释很狭隘,当局通常禁止领事讨论案件内容,也没有提出任何正当依据,领事若想讨论案件,在场监视的警察会加以制止。中国这种做法大幅削弱了领事探视的作用,有必要改进。

最后一个重要的问题:当中国不公开庭审时,领事官员是否有权旁听审判?这个问题不仅出现在最近的美国石油地质学家薛锋案,困扰著美国政府,也在前一阵子力拓公司胡士泰案中使澳洲政府伤透脑筋。和中澳领事协定类似,《中美领事条约》允许领事旁听一切涉及自己国家国民的审判,没有例外。此外中国法律也明确表示,只要领事协定允许领事旁听审判,即使是在不公开的庭审,包括国家秘密案件,仍应准许领事旁听。

过去在一些国家秘密的审判中,中国法院也曾允许领事参与,然而近年来却开始禁止,也没说明任何合理根据。如果美国官员把在中国被拘禁的美国国民权益当作第一要务,他们应该抗议中国将领事拒之门外的做法,并说服中国政府明确重申其义务,允许领事旁听。

然而,即使中国同意,美国也许会有其它顾虑,不见得愿意修改条约。根据对等原则,若条约改善领事权利,美国也必须给予中国领事同等的权利。但由于美国对中国间谍和国家安全的顾虑日增,美国执法机关或许不愿意更迅速地通知中国领事。尤其是美国的联邦制使遵守条约规定更加困难。美国恐怕也不想让中国领事与案件敏感的囚犯自由地讨论,或者让中国领事旁听不公开的庭审。两个政府的执法机关也许看法略同。

另一个不利于重新谈判条约的因素在于,《中美领事条约》中的领事权利一旦扩张,其它政府,包括台湾在内,说不定都会要求中国、美国改善现有的关于领事权利的安排。

最后,美国长期忽视《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对其他许多国家违反公约义务,做法令人反感,因此美国政府可能也不希望向任何国家提起领事保护这个议题。这对许许多多中国、美国和其他各国人民的权利而言,却是非常不幸的事。

(作者孔杰荣 Jerome A.Cohen,纽约大学法学院亚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外交关系协会兼任资深研究员。英文原文请参 www.usasialaw.org 。亚美法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陈玉洁译。)

Jerome A. Cohen. Neither "Green" Nor "Blue". SCMP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In three years of publishing a bi-weekly column in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and in Taiwan's Chinese language China Times, many topics and issues have been raised. In the course of such writing, criticisms of said writing have also been raised. Yet, I reminan that I am neither "green" nor "blue."

Read More

刑事司法存在“两个中国”

本文出处:2010年9月2日 中国时报
孔杰荣(柯恩)

从刑事司法正义──及非正义的角度来讲,确实存在著“两个中国”。在其中一个中国,数以千计的法律改革人士──包括学者、律师、法案起草者、法官、检察官和其他官员──多年以来不辞辛劳地致力于创制法律、法律解释及规章,旨在使目前的制度更公平、更准确,而这两点也正是该制度长期以来非常需要的。

在这个中国,下列事件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针对目前为数众多的死刑罪名,全国人大预备减少其中将近五分之一;最高人民法院和中央执法部门刚刚订立了程序规定,禁止将刑讯逼供取得的口供作为定案依据,并规定对死刑案件中证据进行特殊审查;最高法院近期重新担负起死刑覆核的艰巨任务,每年对下级法院判处的几千起死刑案件进行审核;两年多前新修订的律师法得以颁布,意图使辩护律师能保护嫌疑人和被告的权利。

警务人员滥施酷刑,司法冤案层出不穷,这些惨剧激起了中国国内民众的愤慨;不仅如此,五花八门的刑讯方式也令国外感到震惊,更不必提每年实际执行死刑的数量──其确切数字虽无从知晓,但无疑相当庞大。受此刺激,中国政治领导人已逐渐开始将刑事司法的运作提上更高的日程。中国在一九九八年就已签署了《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但至今未批准,也未打算对该公约所要求的正当法律程序做出完全的承诺。不过,鉴于中国已在一九八八年正式批准了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这似乎代表,领导人有意承担中国在此公约下的义务。同时,领导人还授权采取措施,进一步减少判处死刑的数量,期望或许可以减至每年四千起;而在此之前,中国每年判处多达一万至一万两千起的死刑,有时甚至还不止这个数字。一些消息灵通人士认为,如果这个数字能减少至两千,到那时,中国政府也许就不必大费周折,难堪地将这些重要的数据按“国家秘密”来对待了。

但是,另外那个中国会允许实现这样的目标吗?在那个中国,改良的纸上法规被严峻而不透明的现实所覆盖。那是一个由警界主导法律体制的中国。在面临国家十分严重的犯罪问题时,这个体制不愿遵守那些会限制追诉重要调查对象的法规。这尤其反映在定期的、高调的打击犯罪活动中,例如反复出现的“严打”,或是近期在重庆市开展的,打击有组织犯罪的所谓“打黑”运动。

重庆政府广受民众欢迎的打击当地“黑社会”运动,是展现法律和现实交锋的最近实例。当时,最高法院和中央政府执法部门正在筹备新的《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即基于国家长久以来禁止酷刑的规定,排除以刑讯或其他非法方式取得的口供;然而与此同时,重庆警方却忙于一项系统性的、漫长的酷刑计划,逼迫“打黑”运动中抓到的嫌疑犯,承认一些他们可能根本没犯下的罪行。

重庆建筑工程企业家樊奇杭的案子,目前已移交最高法院进行死刑覆核。鉴于之前种种禁止刑讯逼供的尝试并不尽如人意,这个案件给了最高法院一个绝好的机会,来显示,这次新的证据排除规定应被正视。如果最高法院能承认该案定罪的证据是由刑讯逼供取得,并基于此撤销对樊奇杭杀人罪和其他罪行的认定,将案件发回以求一个更加公正的审判,这将成为中国执法进程中的一个里程碑。反之,如果最高法院核准死刑立即执行,即承认对樊的定罪,则意味著一切如故,未有改善。

一旦樊的定罪被推翻,就相当于公开证实了重庆警务人员、检察官、法官违反中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这自然少不了薄熙来这个掌大权的市委书记。薄领导了“打黑”运动,但同时,他不仅否认“打黑”过程中违反人权的指控,且对揭发此类行为的律师表示轻视。

樊的辩护律师朱明勇是一名能干的北京律师,在新的证据排除规定生效前,他曾先后向重庆一审、二审法院要求排除樊的口供作为定案证据,但均以失败告终。他意识到,到了现在,如果他仍固守于传统的辩护方式,则案件在最高法院“翻身”的可能性依然很小。因此,他采取了非同一般的手段,将樊遭受的长达五个月非人般的、专业手法的折磨公诸于众。除了媒体简报中血淋淋的细节,朱还将一个记录片提交最高法院,其中包括祕密录下的摄影片段,如实地拍摄了在押中的樊奇杭。这个纪录片同时也被朱公开。片段显示了樊的手腕上清晰的伤痕,这是若干月前,他连续数日被双手铐起反剪着吊在刑讯地点窗户的铁栅栏上,手铐嵌入他手腕后留下的。樊还在录影中提到他曾三次试图自杀以逃避这种折磨,并指出了因此留在他头部和舌尖的伤口。

朱明勇富有想像力的律师技巧,以及大胆运用的公共关系策略,有赖于勇气,也需要独立性。北京律师李庄,由于无畏地为另一位所谓的黑社会首领辩护,现已身陷囹圄。他的入狱极端令人愤慨,因为其缘由竟是所谓的唆使当事人编造受到刑讯逼供的供述。而在令人哗然的公开披露之后不久,朱明勇律师便杳无音讯了,或许,他是为了在最高法院评议期间保护自己。人们希望,他不是像中国最著名的维权律师高智晟那样,“被失踪”了。

最高法院的法官会怎样做呢?许多中国律师和改革人士希望,最高法院的法官能通过推翻对樊奇杭的定罪,以及对重庆的刑讯“运动”展开普遍调查,促使实践中的法律向书本上的规定进一步贴近。但那同样需要勇气和独立性,就像已失踪的樊奇杭的律师所拥有的那样。

(作者孔杰荣 Jerome A. Cohen,纽约大学亚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外交关系协会兼任资深研究员。作者艾华 Eva Pils,香港中文大学法律学院副教授。英文原文请参www.usasialaw.org。亚美法研究所研究员韩羽译。)

“赤脚律师”艰难维权──中国农村正义之路在何方?

孔杰荣(柯恩)

中国的法律改革人士、政治活动家和宗教践行者还能承受多少肉体和精神上的压迫?中国政府还要借“和谐稳定”之名强加于他们多少痛苦,同时令其自身在这个需靠“软实力”征服的世界面前蒙羞?这个取得了非凡经济发展成就,令几亿人脱贫的政权,为何会招来像高智晟、郑恩宠这样的“维权律师”,刘晓波、胡佳这样的知识分子,以及数以百万计不知名的“家庭教会”和法轮功信徒的坚决抵制,甚至不惜以身殉道?

盲人“赤脚律师”陈光诚上周刑满获释,使得此类问题再度浮出水面。就算一般中国民众不晓得,全世界都知道,今年三十八岁的陈服刑五十一个月后,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继续被囚禁。他的家,一间位于山东省赤贫地区东师古村的简陋农舍,不是“避风港”,而是监狱。

这样的状况实在陈意料之中。零六年三月他被警方拘禁,但早在那之前七个月,他的家就开始受到大批员警及其狗腿二十四小时无间歇的非法包围。这些人除了阻止陈和陈妻──同样勇敢无畏的袁伟静女士──离开村庄外,也不允许律师、记者或慕名前来拜访陈的人进入村庄。陈曾有一次突破阻挠逃往北京,但随即被他们强行带回,同行的律师也遭到殴打。陈的电子通讯亦受到管制,盲人专用电脑也被员警没收。在陈服刑的大部分时间内,其妻仍继续受到警方骚扰。现在这种骚扰再度升级,不仅在他们房子周围和村里道路上增派人力,还加装摄像机进行监控。

这对满怀理想的夫妇,何时能自这梦魇中醒来?当地政府已决意要摧毁他们的意志。陈的家人被剥夺法定每月探监的权利。陈在被拘留后不久,即受到严重殴打。零七年,陈被授予享誉国际的亚洲“麦格塞塞”新兴领袖奖,但袁女士却被禁止出境代替其夫领奖。零八年,陈患上持续性腹泻,健康恶化,却被政府剥夺充分治疗和保外就医的权利。这不禁令人怀疑政府是不是企图令他在肉体上永远成为“废人”。去年,看管袁女士的人告诉她,政府已花费人民币一千五百万元,用于管制这个家庭,另又拨出五千万元在此目的。对于一个贫困的村庄,这是何等一笔巨款!最近,他们加大恫吓力度,拒绝接收陈的女儿进入幼稚园,理由是她父亲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陈究竟做了什么,让他遭受如此折磨?经过两次荒唐“审判”,这个穷苦农民的儿子被以“聚众扰乱交通秩序”和“故意毁坏财物”“莫须有”定罪。然而,他真正的“罪行”,却是试图利用法律手段来纠正地方政府的一些错误行径。陈并非习法出身,他和其他许多盲人一样接受了成为按摩治疗师的训练,但他深感于作为一个残疾人所受到的官方歧视,遂决定以法律手段阻止歧视。但是,沂南县(人口九十二万)仅有的四名律师,为与地方政府搞好关系,无一愿接这类没有“油水”的案件。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沂南县办公室,顾及对地方政府的依赖,亦拒绝协助陈落实国家的反歧视法律。

不得已,陈决定利用中国法律制度的特点,作为非专业人士参加诉讼,并且很快因帮助弱势群体打官司而声名远扬。他试图追究地方官员违反国家税收规定、残疾人保障法和刑法的相关责任。虽初见成效,但很快他就开始面临来自法官的阻力。这些法官夹在国家法律和地方官员中间,他们的资金来源、晋升、工作保障等等均有赖于后者。零二年,《新闻周刊》国际版的封面故事以长达八页的篇幅介绍了陈及其事迹。隔年春天,美国国务院即邀请陈赴美对法律机构进行考察。正是那次行程,使我得以与这位富有魅力的年轻人成为朋友;然而在他的家乡,政府的不满也愈演愈烈。

零三年九月,我在清华大学任教,便邀请陈来北京,介绍他认识几位法学教育家。陈认为单单满足沂南县的法律服务就需要数百名“赤脚律师”,我希望这些教育家可以支持他为这些“赤脚律师”提供培训的想法。我们还送给他一些工具书,内容出乎意料的好,能帮助非法律人掌握中国复杂的法律和司法程序。

由于陈坚持,只有亲眼所见,才能了解中国广大农村的法律需求,我和我的妻子隔月便前往陈的家乡东师古村停留数日。我们见到他的邻居,采访了他的“当事人”──一群身残志坚的残疾人,并拟定了“赤脚律师”培训计划。陈在当地人心中无庸置疑的声望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其中许多人日后被禁止出席陈的庭审作证。同样令我难忘的,是看到几周前他刚刚拿到的工具书,已满是翻阅和标注的痕迹。陈的妻子和兄长负责将这些书读给陈听,他们同时也是陈业余法律援助活动的一分子。

不幸的是,我们的计划被省政府为满足中央分配的节育目标所发动的一场残酷运动,扼杀在襁褓之中。仅山东一省,数以千计的妇女因躲避强制堕胎和绝育,受尽当地官员野蛮虐待,其家人亦不能幸免。许多受害者向陈求助,陈却越来越沮丧地发现,以他之力,无法说服官员或是法官,停止这种对国家计划生育和刑事法律的公然违背。

我最后一次见到陈,是零五年夏,他精神紧张,烟不离手,因失眠倍显虚弱。不论风险多大,他仍不顾一切地通过互联网和外国记者来曝光这些法院不愿干涉的暴行,也因为这方式太有效,危及了他自身的安全。

“‘上面’究竟想让我怎么样,上街组织暴动吗?”陈激动地问我,“为什么不让我通过法律办事呢?”讽刺的是,对陈不公正的定罪是中共给他的答复,而罪名正是他一直试图避免的抗议方式。尽管中央有关部门事后亦谴责山东省在执行人口政策中的倒行逆施,但揭发这个问题的人却成了“替罪羊”。

上周,获释后的陈光诚告诉朋友们,他一点也没有改变。不知道接下来无止境的软禁,会不会最终将他瓦解?

(作者孔杰荣 Jerome A. Cohen,纽约大学亚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外交关系协会兼任资深研究员。英文原文请参www.usasialaw.org。亚美法研究所研究员韩羽译。)

人道第一 抢救刘晓波

出处:2010年10月14日 中国时报

作者:孔杰荣(柯恩)

衡量刘晓波在上周五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所产生的影响,除获奖者本人外,至少有六个群体应纳入考量。一是通过扼杀异见维护统治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二是夹在党的政策与法治要求中间,左右为难的法律精英;三是目前以刘为重要象征的一群异议人士及“维权人士”;四是人数甚众,也更加多元化的一批努力想要调和中国传统、“西方化”、民族主义和普世价值的知识分子;五则是在此之前对刘一无所知的普罗大众,他们对刘与他人共同起草的民主宣言《零八宪章》也闻所未闻,尽管该宪章迄今已有约一万人签署;最后则是国际社会,因刘晓波获奖再度燃起对中国政治体制性质的关注。

中共领导人,即便自三年前召开的共产党第十七次代表大会起,就以日愈严苛的镇压式手法统治这个国家,但对于阿尔弗雷德·诺贝尔这个军火制造者最近一次抛出的重磅炸弹,也无法置之若罔。他们旋即作出了极为糟糕的回应。领导人依旧“失声”,外交部却宣称,诺贝尔委员会的决定,是对该奖项宗旨的“亵渎”。与此同时,警方也将一切国内的庆祝活动扼杀在襁褓之中。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仅仅见了狱中的丈夫短暂一面,就被软禁起来。公开的支持者们,不是被拘禁,就是遭到殴打或威胁。即便是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虽近几周频频示意赞成普世价值与政治改革,以致引发人们各种猜测,但被问及对获奖事宜的看法时,却选择保持沉默。

然而,政治局委员何其聪明,他们知道以保持沉默和镇压的手段,无法化解眼下的挑战。不可否认,当一九八九年达赖喇嘛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及另外一些虽不那么有名,却同样重要的奖项颁布之际──如异议人士胡佳获得欧洲议会颁发的萨哈罗夫奖,以及盲人“赤脚律师”陈光诚获得菲律宾的麦格赛赛奖──这一招曾非常奏效,帮助中共平安渡过由此引发的风波。但眼下的情况,却颇有愈演愈烈之势。

当然,刘获奖带来的影响在许多方面还不甚明朗。刘晓波不太可能立即获释。毕竟,胡佳也还身陷囹圄,而陈光诚,即便在服刑期满后,也仍然被软禁在家。但是,鉴于二零一二年将产生新一届政治局常委,刘的获奖,或许会引发对此间席位角逐的关注,甚至于产生影响。许多坐卧不宁的中共干部,在未来领导人的选择上,会倾向于那些能够积极应对来自国内外人权压力的人选。

诚然,中国迅速成长起来的法律精英群体中,有许多人都会乐于见到这样的改变。自党的十七次代表大会以来,中共发布的法律政策频频倒退,其任命的高层法律官员,虽政治性强,专业方面却不合格。这一系列问题,都对中国数十万的法官、检察官、律师、行政官员以及法学教授的日常工作产生了影响;尽管他们中多数都是中共党员,却也在不断与这种现象搏斗。刘的获奖,唤起他们对普世价值的记忆──这个中国自七九年起的法律改革所一贯秉承的价值观;同时也让他们想起了,中共一意孤行,对其自身引入的准则阳奉阴违,其不断加剧的态势,已经遭受到外界的抵制。原本,在比较保守倒退的中共组织,和比较自由化的法律精英之间,“红”与“专”的紧张关系就酝酿已久,蓄势待发,刘此番获奖,无疑更热化了这一冲突。

一个更明显的群体,则是在这个国家中,受到四面楚歌的异议人士及“维权人士”,以及勇于为这些人辩护的律师,刘获奖的消息对他们来说如同注入一剂强心针。这些言论自由和法治的支持者,一直以来孤军奋战,非常渴望得到国际社会对于他们所作出的牺牲的认同,哪怕这种认同令他们遭受到更惨重的镇压。

与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不同,大部分中国知识分子选择避免正面冲突。他们对于这个国家的国情、目标和政策,有着各自不同的理解。不过,不论他们给改革开出怎样的“处方”,他们都相信,为了避免引起中共的镇压,这只能是一个耐心的、长期不懈努力的过程。他们中的一些人,不愿因此丧失中国社会经济进步带给其的可观利益。其他人,则当然是害怕需要他们以身殉道。不过,刘的获奖,对他们正在进行的关于中国传统、当前面临的窘境,和未来方向的争论,无疑是火上浇油。

由于党政府对媒体和网路的控制,中国好几亿人此前对刘晓波和《零八宪章》闻所未闻,因此要衡量该奖项带给他们的影响,就比较困难。拜这一周来大规模的封锁消息运动所赐,他们中大多数人恐怕仍然对刘晓波获奖一无所知。此外,中国政府似乎摆出想要“借力打力”的架势,在尽可能地强加其单方面解释之后,逐步开放了消息。然而,此番获奖已被称作是一种“侮辱”,是帝国主义的最新阴谋,通过否定中国的价值体系和丰功伟绩,来羞辱中国人民。

该奖项对于外界的影响,无疑是最显而易见的。所有民主国家的政治领袖,以及民意,绝大多数都为这一选择欢欣鼓舞。甚至是致力于台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达成历史性和解的台湾总统马英九,也建议立即释放刘。国际社会达成鲜明共识,一致支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所表述的原则:“当其他人无法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时候,我们有责任为他们发声”。

继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之天安门惨案后,这是中国领导人作出的最有违人道之举。

-------------------------------------------------------------------------------------------------------------

(作者孔杰荣 Jerome A. Cohen, 纽约大学法学院亚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纽约外交关系协会兼任资深研究员。作者义务担任刘晓波之妻刘霞的法律顾问小组“现在自由”(Freedom Now)之成员。英文原文请参www.usasialaw.org。亚美法研究所研究员韩羽译。)

在华外商的刑事司法“正义”

出处:2011年3月3日 中国时报
作者:孔杰荣(柯恩)

中国政府对美籍华人薛锋的指控,于二月十八日,以二审法院维持有罪判决而告终。这一事件清楚地提醒我们,中国滥用刑事司法殃及之广,即便不沾政治和人权活动的人,也难逃一劫。

拥有芝加哥大学博士学位的石油专家薛锋是一名生意人,曾受雇于美国一家著名石油顾问公司。他因帮该公司购买中国油井的商业数据库,于零七年十一月份被中国秘密警察拘禁。根据《中美领事条约》,中国应在四日内将拘禁一事通知美国政府。然而,过了三周,中国才在美国通过外交渠道频频施压下发出通知。这进而导致中国未能使美国领事官员尽快探视薛锋,再度违反了条约规定。这意味着,在美国领事首次探视薛前,他已遭拘禁一个多月而无法与外界接触。不仅如此,薛和领事的会面受到监视,他们甚至不能讨论案情!

接下来的领事探视中,薛锋透露,他因拒绝承认“刺探情报”和“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而遭刑求。薛露出手臂上被香烟烫伤的疤痕,还说一名审讯人员在发脾气时用玻璃烟灰缸砸他的头。这些行为都明显违反了中国国内法以及中国在《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下的义务。在肉体和精神的双重压力下,薛最终被迫签下一些不实口供。

中国官员侵犯薛锋权利的做法远不止这些 。秘密警察未能获得检察院及时批准正式逮捕薛,便非法延长他的羁押期限。逮捕后的侦查也被无限期拖延。当警察终于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后,检察官又对证据不满,两次依法将案件退回给警察补充侦查。此外,检察院起诉薛锋前,自己也超过法定的审查起诉期限 。一审法院更是迟迟不对薛案宣判,拖延之久,法院干脆都不再说明理由。

由于警察声称薛案涉及“国家秘密”,根据《刑事诉讼法》,他们有权在侦查结束之前禁止薛聘请律师。因此,薛被羁押了一年多才能咨询律师。与中国大多数被告人不同,他请到富有经验的律师为他辩护。但即便是最能干的辩护律师,在会见当事人时也会受到监视和种种限制,而被告人很少能获得保释。由于无法事前从检方获知足够的信息,辩护律师无法准备有效的辩护。同时,很多律师认为,自行调查案件是艰难甚至危险的,因为如果他们过于积极地寻找证人,则有可能因“引诱证人作伪证”而面临起诉。

薛锋所聘请的资深辩护律师佟伟,在此案开审前就遇到了上述所有障碍,一审和二审(即中国法所谓的“上诉”)时也不断受到其他妨碍。两次审判均未公开进行。法院不允许佟律师传唤任何辩方证人出庭,也不准他提交其他证据。此外,依照中国“惯例”,检方证人无一到庭,因此也没有任何交互诘问的机会。尽管中国法律禁止将刑求得到的口供作为定案根据,且近期颁布的规定也强调、提倡“排除非法证据”,薛的供述还是被法庭纳入证据;且当北京高级法院决定维持对其八年徒刑的原判时,判决书中只字未提薛遭受的刑求。

高级法院在判决书中,洋洋洒洒地引用检方证人的审前证言笔录,对辩方提出的主要法律论点却不加说明。辩方主张,案件所涉及的数据库资料,在国际实践中常作为交易标的,因此不应被视为“国家秘密”或“情报”。法院对此意见未予采纳,至于理由,则用一句证人证言轻易打发:“各个国家在信息收集方面情况不同;在美国各井的数据是公开的,在网上能够查到, 但中国就不行,中国石油方面的信息、数据都是很敏感的。”

薛锋最有力的辩护意见是,强加他非法取得资料的罪名是不公正的,因为在他被拘禁七周后,中国国家保密局才宣称,他所取得的资料是受到保护的,而这时距离他取得该资料库已过去好几年。但高级法院认为保密局的鉴定结果不容挑战,根本不理会辩方意见。法院仅仅指出,根据另一名证人的证言,薛在相关政府机构任职的朋友都知道,这类资料是应当保密的。尽管中国早就承认了“刑法不溯及既往”这一在全世界普遍得到认可的原则,法院对此却只字未提;另一偶尔在中国得到实践的原则——刑事法律存疑时应当做出有利于被告的解释——也未被提及。

依照《中美领事条约》和中国相关法规之文义,凡美国国民受到审判的案件,无论公开与否,美国使馆都有权派领事官员出席庭审;但高级法院和一审法院一样,未给予任何理由,就驳回了美国使馆这一要求。不过,两级法院为在表面上装出遵守至少部分法律规定的样子,允许美国大使洪博培(Jon Huntsman)旁听法院宣判,尽管宣判远不如庭审程序重要 。

薛锋接下來该如何?中国法律仅允许被告上诉一次,但允许其在被定罪后向法院申诉请求再审。不过,据报道,佟律师认为,任何现实可行的法律救济途径都已穷尽。营救的希望落在“人道释放”上,大使洪培博已向中国政府要求 “立即人道释放薛锋”。考虑到薛不确定的身体和精神状况,也许保外就医于法有据。此外,由于囚犯一般在服满一半刑期之后可能得到假释,那么如果薛的刑期能够从八年减至六年,鉴于他已被羁押超过三年,他现在就能够有资格获得假释。再者,尽管薛从来没有被控为美国政府从事间谍活动,并且中国对那些在美国被以替中国政府从事间谍活动定罪的人没有表现出丁点兴趣,中美还是不应当排除以薛鋒交换其他中国间谍的可能性,就像美俄最近的间谍交换那样 。

不论薛锋和他饱受苦难的家人未来命运如何,和去年力拓公司驻上海代表、澳洲公民胡士泰(Stern Hu)被定罪一样,薛锋案的启示是,在华外商若忽视中国刑事司法体制的风险,终会祸及其身。

(作者孔杰荣 (Jerome A. Cohen),纽约大学法学院亚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外交关系协会兼任资深研究员。作者担任薛锋妻子的公益法律顾问。英文原文请参www.usasialaw.org 。亚美法研究所研究员韩羽译。)

陪审团制 大陆可行?

出处:2011年3月17日 中国时报

作者:孔杰荣(柯恩)

普通民众应当在多大程度上参与审理刑事案件,决定被告人是否有罪,该受何等惩罚?抑或刑事司法并非儿戏,最好还是留给职业法官决断?在包括香港在内的普通法法域,一个人若被指控犯罪,便有权接受由与之地位平等的公民组成的陪审团审判,这是被告做为公民享有的最基本权利之一。美国最高法院曾在判决中写到,“(陪审团制度)有其必要,一旦政府为消弭仇敌而无端提起刑事指控,或遇到对上级领导言听计从的法官,此制度可以起到制衡作用,从而保护被告”。出于同样的考量,欧洲大陆国家也建立各式各样的制度,使并未受过正规法学教育的民众代表参与审理刑事案件,和职业法官一道共同做出判决。

诚然,无论英美普通法系的陪审团,还是由法官和非法律专家的一般民众组成混合法庭的欧陆模式(所谓参审制),长期以来都受到不少批评,需要改进。很多国家尚未在刑事审判中采用任何形式的民众参与。还有一些国家废除了陪审团审判,或在实践中严格限制其适用。例如,俄罗斯就为适用陪审团审判设置了诸多障碍,尤其在政治敏感性案件中。新加坡则是在时任总理李光耀对陪审团判决感到不满后,废除了这一制度。德国的混合式法庭,只处理有限类别的刑事案件;而美国人之所以能维持他们钟爱的陪审团制度,是因为大多数的刑事案件都得以通过辩诉交易解决,根本无须审判。

东北亚国家历来认为,民众大规模参与刑事司法过程,与其国家的政治法律文化相违背。但近些年来,由于希望增强公众对司法的信心,这些国家开始对民众参与的理念产生兴趣。零八年,韩国开始试行一个与众不同的“国民参与审判”制度,此处的陪审团就定罪量刑得出的结论虽不具约束力,却对法庭最终判决结果有重大影响。日本则从零九年起,开始在重大刑事案件中,让三名法官和六名非法律专家的一般民众组成的混合法庭来做出裁决。台湾自解严后,已数次考虑采纳有关民众参与的提案;近来司法院建议“人民观审制”,由普通民众做为 “观审员”,于审判中表示意见供法院参酌,但法官不受该意见拘束。这进而引发更多提议,主张普通民众参与审判后给出的意见应当具约束力。

中国大陆至少部分地区也受到民众参与刑事司法趋势的感染。零七年末,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为支持推进社会“和谐”和“稳定”,再次强调解决争议要通过 “人民调解”及较不正式的法院程序。之后不久,河南这个拥有一亿人口的大省,在行事风格强烈的高级法院院长张立勇的带领下,在全省法院开展试行所谓“人民陪审团制度”。这与“人民陪审员制度”虽只一字之差,含义却大不相同:后者是中国近半个世纪前引进苏联模式法律体系时,一起引入的,但各地执行状况不一。人民陪审员制度在刑事案件一审中应用较为普遍,通常由一至两名人民陪审员,与一至两名法官一道组成三人合议庭,共同审理案件,决定定罪及量刑,在理论上与法官享有平等投票权。可惜,就像在苏联一样,尽管政府不时会表示支持这个制度,人民陪审员还是不能独立决策,本应有的“混合”优势无从体现。张院长认为,他的“人民陪审团”不仅要比陪审员制度优越,同时,比起英美陪审团或欧陆的混合式法庭,更适合中国国情。

河南省内众多基层法院和中级法院,甚至包括高级法院,都在试行“人民陪审团”,但适用程度有限,且多为刑事案件。被选中试行的案件大多为“敏感”丶重要或棘手的丶易对社会 “和谐”和“稳定”产生影响,包括死刑案件。地方政府和党委官员往往会参与案件挑选。一旦案件选定,法院会从规模庞大的“陪审员库”中,随机抽取 “陪审员”。“陪审员”通常为七到九人,最多时可达十三人;地方政府官员负责从当地可靠的乡镇和城市居民中选取拟任陪审员“入库”。被选任的陪审员通常来自案发地区。他们不具法律背景,并应当代表不同的职业丶性别丶年龄(二十三至七十岁)和民族。陪审员能否最终入选,需由法院负责政治工作的官员批准。

陪审员参与庭审,在庭审结束后,向法庭提出他们对案件事实的看法及该如何量刑的建议。他们并不就法律问题发表意见,也不须做出全体一致决议。法庭(由三名法官组成的合议庭,有时三名合议庭成员中会有一至两名人民陪审员)应当认真考虑陪审团的意见。如果法庭决定不接受陪审团意见,则应向他们说明理由。不过,这些理由属于“内部”文件的范畴,不会被写入判决书中。

由此可见,河南的“陪审团”(其他少数几个省也正在试行此制度)仅发挥建议性作用,并不拥有决定权。在这方面,“人民陪审团”和韩国的“国民参与审判”制度,以及台湾司法院最近提议的“人民观审制”看来相似。张院长曾接受长篇采访,反驳国内对他此项创新的一些批评;在采访中他承认,“在一个缺乏陪审团传统的国家,如果实行由民众对案件事实的完全裁断,实际上也是危险的”。可见,即便是精挑细选中的“群众”,也不像被小心控制的法官那样可靠。

由于尚无实证研究,究竟中国刑事被告能否从试行的“人民陪审团”制度中获得更多保护,从而改善他们在目前仍普遍应用的司法体制下的处境,还是一个未知数。不过,如去年河南省党委在其官方网站宣称,这看来确实是一个增强政府正当性的新举措;它给予广大群众了解、参与、表达意见、及表面上监督司法制度的权利,从而营造出“司法民主”的表象。

(作者孔杰荣 Jerome A. Cohen 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纽约大学法学院亚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外交关系协会亚洲研究兼任资深研究员。原文请参www.usasialaw.org。 亚美法研究所研究员韩羽译。)

声援人权律师 同行缄默

出处:2011年6月9日 中国时报

作者:孔杰荣 (柯恩)

中国政府过去对国内一小群“人权律师”的打压行动,并未能有效组织他们继续进行维权活动,但目前当局正在实施的新一轮恐吓、打压行动,似乎开始在这方面“取得成效”。有些勇敢的律师被羁押,与外界隔离,少则几日、多则数月,虽然他们最终获释,但其中大多数却从此三缄其口。这种沉默令人不安。

这些律师在被囚期间,遭受了羞辱和酷刑折磨,讯问人员还会没完没了地要求他们签署所谓“违法行为”之“悔过”书,并保证“将来不会再犯”。即便是获释后,他们仍会继续受到骚扰,当局持续的监视、隔离、威胁、限制及搜查,使得有些人感慨,这根本就不是重获自由。并且,哪怕没有警察目前时不时的提醒,所有维权律师也都深知,不仅他们自己,就连他们家人的安危也都攥在政府手中。中国的改革家虽早在二十世纪初期就废除了对政治犯亲属实施“连坐”的刑罚方式,但在当代中国,哪怕所谓的“犯人”从未被以任何罪名正式起诉,他们的配偶和子女也常常会被政府盯上。因此,一些还未受过警察任意羁押之苦的维权律师成为惊弓之鸟,亦是人之常情。

中国约有十七万律师,数千名法学教授,然而,他们当中大多数人,对于维权律师日益恶化的处境,始终保持沉默,引人侧目。零九年,五百多名律师曾联署请愿书,抗议对刘尧律师的不公定罪,此举成功为刘争取到较轻刑罚。但对于政府目前对维权律师这一波的“失踪”和镇压,法律界却未涌现类似规模的声援。当然,政府对媒体的严密控制,使得这些法律专家可以继续心安理得地对这些大煞风景之事视而不见。另外,其他律师只要对受难同胞表现出任何形式的支持,后果随即便来:不仅他们和当事人之间关系可能被破坏,甚至还要冒职业权利被侵害的风险,因为负责规制律师执业的地方司法局可能来找麻烦。受司法局控制的地方律师协会,几乎从不履行其保护维权律师的义务。

对中国法学教授来说,公开发表意见要冒丢掉工作、或至少待遇受影响的风险,此外还会危及他们在重要法律改革项目上的影响力。刑事司法专家们有时会说,相较为个别律师所受虐待奔走呼号,更为重要的,是维持政府对他们的信任,以便能够有效地呼吁立法改革。有些人企图以贬低事态严重性来逃避问题,声称“其实并没有那么多虐待律师的案例发生”。少数学者甚至提出,维权律师应该学聪明些,知道直接顶撞政府没有好结果,要想保护当事人利益,须采取其他更为迂回的方式;这是在暗示,实现法治本就不可一蹴而就,而维权律师不计后果的鲁莽行径,反而是“揠苗助长”。

好在少数杰出的教授和律师偶尔还能设法直言。零九年,知名北京刑辩律师李庄(非维权律师),因替一名所谓重庆“黑社会”首领辩护,而被严重不公定罪。北京律师协会就此案发出了简短质询,但很快就被压制下来。最近,重庆检方对李庄的第二次起诉以撤诉告终,许多人相信,检方这不可思议的举动,至少一部分是迫于一批颇具影响力的法学教授和律师的联合抗议。

中国大陆以外的法律专家是否也应当留意中国人权律师遭受的打压呢?香港法律职业人士至今未表现出兴趣。香港大律师公会在对其会员的一份通告中提及了李庄案,据称还与北京律师协会在私下会晤中就维权律师现状进行了讨论。至于香港律师会,虽在去年十一月与大律师公会发布联合声明,对毒奶粉事件维权人士赵连海一案的审判程序表达关注,但显然还未公开声援过维权律师。相较之下,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一个规模很小,知名度却很高的香港人权组织,却一直在呼吁所有中国大陆之外的律师抗议中国律师遭受的虐待;他们的努力也得到香港若干学者和重要人权机构发文支持。

台湾律师最近也开始积极支持其大陆同行。台北律师公会已发出数封信函及声明,抗议中国维权律师所受虐待,并在上周“六·四”前夕,和其他几个组织一起,呼吁马英九总统就中国律师遭受压迫一事,与中国政府进行讨论。此外,台北律师公会还与台湾人权促进会及民间司法改革基金会一道,就相关议题举办会议和新闻发布会,并开展与大陆维权律师的交流活动。台湾学界也逐渐对此议题表现出兴趣。

西方国家的律师组织,亦在慢慢增施压力。今年二月,拥有约一百万名律师会员的欧洲律师公会,第三次向中国政府表达了抗议,这次措辞最为强烈。三月,纽约市律师协会主席,代表该协会二万三千名会员,致函中国司法部部长,大篇幅详述了多名律师遭受虐待之案例,要求中国政府进行调查、停止骚扰律师、以及重申中国法律及国际法下律师执业不受非正当干预之权利。同月,总部位于法国的“国际律师观察”也就此事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此外,纽约组织“中国律师之友”(设于福特汉姆大学的莱特纳国际法暨正义中心),亦发表许多声明,强调目前日趋恶化的局面。四月,伦敦的国际律师协会人权部也表达深切关注,指出,“中国当局不断扩大的绑架规模,制造出了恐惧氛围”。

然而,外国律师声援其中国同行的阵营中,却独独不见为数众多的国际律师事务所及律师个人;他们受益于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间贸易往来、技术转让、投资交易的惊人成长,但对中国维权律师的困境至今未置一词。例如,一些与中国关系密切的美国律师事务所,就对外界试图引起它们关注所作的种种努力视而不见。要所有外国律师事务所联合起来、共同表达关注,这可能性微乎其微,但除此之外似乎别无他法,因为律所出于其自身竞争力的考量,可能会继续持漠不关心之态度。我们不禁要问,中国维权律师遭受的迫害要有多严重,才能唤醒他们外国同行的良心,尤其是那些在中国工作的外国律师。客户想来不会要求他们的律师注意这问题;或许只有那些律师事务所想要聘请的、理想尚存的年轻律师和法学院学生的批评之声,才可入律所之耳,助得了一臂之力。

(作者孔杰荣,Jerome A. Cohen,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纽约大学法学院亚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外交关系协会亚洲研究兼任资深研究员。原文请参www.usasialaw.org, 亚美法研究所研究员韩羽译。)

Jerome A. Cohen. The Suppression Of China's Human Rights Lawyers: Do Foreign Lawyers Care? China Times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current campaign to intimidate and suppress the country’s small number of “human rights lawyers” seems to be succeeding where previous campaigns fell short. Most of the courageous lawyers already released from incommunicado detention that lasts several days to several months remain disturbingly quiet.

Read More

软禁艾未未来硬的

出处:2011年5月26日 中国时报

作者:孔杰荣(柯恩)

知名艺术家兼社会活动人士艾未未一案侦查的最新变化,再次毫不留情地揭露了中国警察对中国《刑事诉讼法》的扭曲。五月十六日,艾的家人宣布,艾妻路青刚获准在一处不知名地点与艾未未见面,两人在监视下得以交谈约二十分钟。也许有人会将此解读为,中国警察在不加解释地将艾与外界隔离关押六周后,可能由于国外普遍谴责警方此案中的作为,所以态度终于软化。但是,从中国官媒新华社五月二十日的报导中不难看出,允许路青探望艾未未,非但不是警方百年不遇地“开恩”,相反地,这正说明对艾未未的长期监禁进入了一个新阶段,而这阶段本身,就赤裸裸地违反了中国法律。

中国有关法律规定,警方拘留嫌犯起三十七日内,若没有充足证据以获得检察机关正式逮捕的批准,便只有三种选择:第一,警方可以无条件释放嫌犯;第二,如还需继续侦查,他们可以将嫌犯“取保候审”(类似于许多国家的“保释”制度),期限长达一年,这期间嫌犯可在其居住的城市内自由活动;最后,如果嫌犯在当地有固定住处,警方可将其严格限制在其住处中长达六个月。这最后一项措施名为“监视居住”,其本意在于使警方可以对那些未被收押、没有完全丧失个人自由的嫌犯,进行随时随地的严密监控。只有嫌犯在当地没有固定住处,而又被认为需要被“监视居住”时,才可以由警方指定“监视居住”的居所。

然而,实践中,警方频频以“监视居住”为借口,将嫌犯以类似羁押的方式继续囚禁在他们指定的场所,即使嫌犯原本就在当地居住,有自己的住处。警方假装是将当地嫌犯“软禁(在家)”,但地点却不是嫌犯的家,而是警方指定的“家”!这种做法直接违背了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以及公安部依此法律作出的解释,属于后者明令禁止的“变相羁押”行为。但是,中国首都的警察──还不是什么偏远村落的警察──肆无忌惮地加诸于北京最著名居民之一的,却恰恰是这种“变相羁押”。

虽然警方在一个月多来集中火力侦查此案,多次讯问艾未未及其同事、家人,但看来由于掌握的证据仍不足以说服检察机关批准逮捕,便在关押期间对艾施以“监视居住”,但此“监视居住”的意义已遭到警方扭曲。这样一来,警方就有五个月的额外时间,可以继续侦查和隔离审讯艾未未;在此期间,他们不必受到任何其他法定时限的压力,可以慢慢考虑,究竟是重新追诉艾未未,还是无条件释放他,抑或是通过取保候审再监管他一年,将其活动范围限制在北京内。当然,如果将艾未未定罪的希望再度落空,他们也可以随时拿出另一件重要秘密武器──“劳动教养”,即以“行政处罚”为名,将嫌犯送往劳教所,时间可长达三年,且省去了向检察官和法官提交证据的麻烦。

目前作为唯一消息来源的新华社,在其报道中断定,由艾妻经营、属于艾未未的一家公司,犯下了两桩罪行,其一为逃税,且金额“巨大”,其二为故意销毁会计凭证。当然,倘若警方掌握的证据连申请批捕都不够,更不要说正式起诉,那新华社又凭什么那么肯定呢?新华社想要传达这样一个讯息:即警察是在依法行事,不仅如此,还“额外开恩”,允许路青与艾未未见面。但是,在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案件中,警察也是这样做的。刘晓波是北京居民,在他被正式逮捕之前,他也被以“监视居住”的名义,非法关押在一不知名场所,而最终仍获刑十一年。此外,法院在计算刘晓波的刑期时,拒绝将他受到“监视居住”的期间作为被羁押时间来折抵刑期,虽然他受到的监视居住根本就是“变相羁押”。

依据相关规定,嫌犯在“监视居住”期间有权会见其律师,且无须经警方批准,但刘晓波在“监视居住”期间,其律师根本无法会见他。从艾未未被带走至今,警方一直阻拦艾的家人聘请律师,但是他们的朋友刘晓原律师,还是勇敢地表示,如果艾的家人要求,他愿意接手这个案件。刘晓原当然知道,即便是中国最优秀的律师,在挑战警察违法羁押方面,能做的也十分有限,刘晓波一案已清楚说明了这一点。虽然检察官在理论上有权审查案件,实际上却并不这样做。法院对于非法“监视居住”的指控,至少有权在决定刑期时予以审查;但是,就拿刘晓波一案为例,法院不折抵刑期,把实际的羁押当作是被告被限制在家一样。同时,可以肯定的是,即便超过法定时限,也从未有警官因为“变相羁押”嫌犯而遭到起诉。

虽然中国法学界普遍认为,全国人大即将修订的新《刑事诉讼法》应当解决“监视居住”的问题,但就如何解决,却不见达成共识。艾未未的遭遇虽已向人们揭露中国警察滥用职权的种种匪夷所思之行径,但在中国目前以打压为主的政治氛围中,若是相信这次修订就能为此画上一个句号,未免过于乐观。

(作者孔杰荣 Jerome A. Cohen,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纽约大学亚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外交关系协会亚洲研究兼任资深研究员。英文原文请参http://usali.org/。亚美法研究所研究员韩羽译。)